人鱼与白雪公主
 

一生中最中意的两个童话,便只有海的女儿与白雪公主,它们总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凄美。而心中总是会有默默的期盼:“如果,我能是其中之一,那该多好……”

“起床了!小浪!上学要迟到了!”无风在床边用力地推着我,给我的感觉如果再不起床的话,他很可能会给我一罐杀虫剂。

“别吵啊!我再睡一下啦!”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头,不想理他。

十分钟后,我已坐在了饭桌上,开始啃我的面包——结果还是被他拉起来了(至于方法,保密)。

无风是我姨妈领养的,后来姨妈死了之后就住到了我家,不过他这辈子休想让我叫他哥哥。千万别被他善良又酷酷的样子骗到,如果无利可图,他绝对不会好心的每天准时叫我起床。大概是由于我太贪恋那张铺着小熊床单的可爱小床了吧,我爸居然说出:“有谁能让她按时起床一年,我就给他4000块!”这种气死人的话。而在我好心地帮他赶走了四位想赚他钱的保姆之后,居然连老哥——不,无风都出马了!而且把我制得服服帖帖的!

天呐!我可爱的床啊!难道真的应了我们的名字:有“无风”,不“起浪”吗?

“起浪!”小泉跑过来尖叫:“厉害!你已经有两个月没迟到了!你老哥还真有办法!”

“你还说?那个死无风,臭无风……”想了很久,才发现原来我脑子里骂人的词汇只限于这两个,失败!“害我不能睡觉的人,都是我的敌人,我早晚要整死他!”

说归说,无风的“聪明才智”真的是无人能及,偏偏我想尽了办法也整不到他,还被他害的得了个全勤奖!4000块呀!只好找时间让他请客,好还我一个公道了。

这些年,我和无风都是这样过的,一天到晚吵吵闹闹,弄得邻居和家人都快受不了了。不过虽然我们看起来很像冤家,彼此之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珍惜与默契。每天晚上,我帮他回那些成堆的情书,他就帮我做数学作业。我帮他写论文的时候,他帮我准备考试作弊稿……(什么和什么呀?)在某种意义上,我其实早就认定,无风永远只属于我了,永远……

然而过了不久,我就听说他准备结婚的消息了,而且是和我的好朋友喻雷。

心中的那种莫名其妙的刺痛感让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栽到那种无聊的爱情游戏之中了呢!而且是一个很没有新意的,那种青梅竹马的故事。或许是从来没有怀疑过无风会从我身边离开吧,也从来没有将自己放入故事之中,所以第一次的感觉总是很痛苦的。第一夜的失眠,也害我第一次在没有人叫我的情况下自己爬了起来。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其实在害怕,因为我每一次闭上眼睛,总是会看到无风最幸福的笑容,那个从来没有对我露出过的笑容。

“什么?!吉尼斯世界纪录!你说你今天自己起床的?!”小泉再一次尖叫了,望着他那一张有一点欠扁的脸,我努力地安慰自己说这张脸在乌鸦界已经算是长得很漂亮的了,打坏了就不好了。

“懒得和你说。喂,下午帮我去礼品店买点东西,那家伙要结婚了,我要送点礼物。”心中又是无来由的一阵刺痛,然后故做潇洒的走进了教室。

“你真的不介意他结婚的事?”小泉突然问。

“他结婚干我什么事?那种哥哥不要也罢,何况我从来没承认他是我哥。”我确实从来没有承认过,因为对我来说,他的意义并不是一个哥哥。

“那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吧。”又一句吓死人不偿命的话。

我的嘴巴张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别开玩笑好不好?突然说这种话会吓死人的!”

“谁和你开玩笑了?”他有点气了:“我早就喜欢你了。我本来以为你喜欢你老哥,现在他要结婚了,你都不生气,说明我估计错误。我当然要开始追你了!”

什么跟什么呀?我听得一个头两个大,但心中却一直闪着那句话:“无风要结婚了……”

“你真的喜欢我?”哪有人用这么直接的方式表白的?

“对。”

我晕了。但那个时候,我却在想,或许他说的没错,无风要结婚是事实,我也应该为自己打算一下了,而从小到大对我最好的男生除了他,就只有小泉(虽然我十分地受不了他的高分贝的声音和有点欠奏的笑容)。人洒脱是一回事,喜欢上一个人又是一回事,我是暂时是无法爱上无风以外的人了。而且我真的害怕自己会克制不住去破坏他和雷之间的感情,因为很清楚,我爱上他,已经不是一个短时间内的事。还有,我也希望他放心的走开,不要为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牵肠挂肚(他会吗?)。

“好吧,你就先当我男朋友吧,不过是试用期。”一对男女朋友就这么定下来了(拍手欢迎)。

我并不是有意欺瞒小泉,只是我想人们都说感情可以靠时间来培养的,既然我暂时不可能爱上除了无风之外的任何人,或许很多年以后,自己会爱上小泉呢!不过这连我自己都不报希望,至少,我应该很快就能忘记无风吧,忘记我的好哥哥。

一直到我告诉无风,泉成了我的男朋友的时候,我也是笑着的,而他,也在笑着为我祝贺。

或许,越想要忘记的,却记得越牢,这就是人类的天性吧。

那段时间,我一直很积极的为无风筹备婚礼,帮雷设计礼服,一切都是天经地义——以无风的好妹妹,雷的好朋友的名义。甚至连他们的结婚戒指都是由我亲自挑选的,每一件事,都那样的认真,因为我一直是以自己是新娘的心情在办着一切,虽然明知,那一切都不会属于我,永远也不会。我只是那个喜欢上王子却无法说出口的人鱼,即使到最后化做了泡沫,王子也不会记起。

那一晚,雷给我打电话来了,甜蜜的述说着她和无风的事,还要我帮她拿主意,要怎么浪漫,要怎么完美。我说:“你是他的白雪公主,他就是你的王子,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当然会很幸福啦,王子就拜托给你了。”

挂上电话的那一刻,忍耐了好久的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我对自己说:“人鱼的角色不是你一直喜欢的吗?王子和邻国公主的婚姻,一定会很幸福的吧。”可是那一刻,我却比痛恨任何人,更痛恨自己,和那个化作了泡沫的人鱼,因为,我爱无风呀!根本就无法忘记!根本就不会再有幸福。

婚礼的前一天,我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喝可乐(未成年人不得喝酒),提前庆祝自己的幸福即将化做泡沫。结果小泉跑来了,“干什么不开心?”

“没有啊,你没看见我在庆祝吗?”

“庆祝什么?”

“庆祝自己明天就会少了一个敌人了。”

沉默了,我第一次看到小泉那种认真的表情。他突然板过我的脸,对我大吼:“别傻了,你和无风从来就不曾是敌人,甚至早已不只是可以共享玩具和零食的朋友了,你们可以分享彼此的感情,彼此的喜乐,这还不够吗?”

“我们是什么关系干你什么事?那你说我们是什么?是兄妹吗?我才不要当那个笨蛋的妹……”

“你爱他吗?”我的话突然被打断了,被小泉用那最轻,却又可以让我听得足够清楚的声音。

我一向都很坚强,这是我最好的防卫与武器,可是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不爱”这两个字,却也说不出“爱”,然后,泪滑下了,我就靠在小泉的身上,哭了个够本,好象要把我十几年积存下来的泪水全部用完一样。

“对不起,我爱他,真的好爱他。”这是我最后对小泉说的话:“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你终于说出来了。”小泉给人的感觉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当时的我并没有注意到,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偷听的人影。“拿去吧!”他递给我一张票。

“什么东西?”

“旅行机票,他们结婚那一天的,那场婚礼你还是别参加的好,免得你到时候晕了,他们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小泉调笑的目光中有一丝不舍:“别说对不起,别说谢谢,也别露出那种肉麻的表情,那可不像起浪了。我们是好朋友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接过票,收下了。我真的没有勇气去参加那个美丽的仪式,即使,我是多么的希望参加,希望看到无风穿礼服的样子,可是,我却无法忍受穿着婚纱的新娘不是自己。

时间飞逝,终于到了婚礼的当天,也就是美人鱼应该化为泡沫的日子了。我想,今天的雷,一定如白雪公主一样的美丽吧,而无风就会以王子的身份轻轻地温着她的唇,发誓会永远爱着她。只是,我永远也做不了王子生命中的公主。没有时间,也没有勇气去看了。匆匆地送了一张卡片当作贺礼,上面只写了一句话:“人鱼已经化做了泡沫,只希望王子与公主能够幸福。”

教堂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我坐在候机厅。

可笑的是,一直到我走过安全门之后,甚至还向来的方向回头了三次,甚至还有一种期待,希望他会如故事中的男主角那样追来机场!

30分钟之后,我登机了,我知道,我的幸福也结束了。可是我一生也想不到的是,当我走到了座位前的时候,我发现,那件由我亲自挑选,亲自设计的婚纱竟然就放在我的面前,放在我的座位上!惊奇地走过去之后,却被身后的某个人抱住了,那种,我一直很熟悉的味道。

“笨人鱼,你不是化作泡沫了吗?还愣在这里干什么?”

是无风!心中一切的悲伤与喜悦都涌了出来,好想抓住他的手,就这样,一口气告诉他自己的感情,可是还不行,我必须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可以对不起雷……

“你来这里干什么?雷呢?还有这婚纱是怎么回事?”我故作冷静的问着,不敢让自己泄露半点心思。

“雷?她又不是我的白雪公主,又如何能穿上我的婚纱呢?我来这里,只是来找我的公主啊。”温柔的声音,那真的是无风吗?那他的话是什么意思?雷不是公主?那是不是表示……我仍然有希望呢?不,不对,他应该是在和雷结婚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急了,完全弄不清楚状况。

“我的白雪公主只有你呀,小傻瓜,这一生,除了你,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了。这件婚纱也只有你能穿。”他对上我的眼睛,他的眼中只有真诚。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喜欢我,我只是人鱼而已呀,永远也做不了公主。”温柔的重创,本以为我会马上晕过去,可是头脑却十分的清醒。“那雷呢?她怎么办?你逃婚?”

“不是啦,整个婚礼都只是你朋友小泉设计的而已,为了逼我们承认心中的感情,除了你之外,不会有人收到请贴的。昨天如果不是被他约到咖啡店,听到了你的心声的话,我想我真的要永远的离开你了。”

“离开?为什么?”本以为已经比较清楚事情的始末了,也就是简单一句话:“我被耍了。”可是一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心中的石头再一次被提了起来。

“我找到我亲生的妈妈了,她说要带我回新加坡定居,问我愿不愿意。”我想那个时候,我真的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他什么意思?先向我表白,然后又要离开我?“于是我只想确定你的心,然后再决定自己的去留。可是现在,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开始,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了。我会永远留在你的身边,永远不会再走,任何人也不能让我离开了!”

心,一点一点的软化,泪,缓缓地流出,我甚至来不及气他的捉弄。已被他突如其来的表白弄得无力思考。我爱他,这我早已知道;可我现在,却知道他也爱我。王子告诉了人鱼,永远不会离开,王子告诉了人鱼,他爱她。可能吗?这不是梦吗?

“你爱我吗?”无风柔声的问我。

“爱。”我点头:“我好爱你,真的好爱你。”突然发现,自己已不再是化作了泡沫的人鱼,而是王子身边的白雪公主了呢。我可以告诉他,我爱他,可以靠在他的身边了呢。

“那好,我等你长大,然后,你要穿上这件婚纱呀!你其实,本来就是为自己设计的吧?”他又开始取笑我了。

“才不是,不过呢,”对上他的眼,我知道自己脸红了:“我偷偷的想过。”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那婚礼怎么办?准备了这么久,又办了这么多桌酒席!”

“这个吗……”他神秘的一笑,“准备好看戏吧!我的……公主……”

(注:想看戏吗?请看我的下一个故事《别逃,我的未婚妻》)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