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appeared

作者:安小白

桀骜告诉我:“我有女朋友了。”我居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只是张着嘴发出让自己匪夷所思的声音。我听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只是看到桀骜兴高采烈的表情和那张美女的照片。照片上的美女是桀骜的女朋友,真的很漂亮。

桀骜和我的关系很微妙,我也说不好是什么。桀骜是那种很有个性的人。一般个性突出的家伙其他的地方都不会太出色,桀骜除了篮球和打架数一数二以外,其他的东西根本都提不起来。说实话,真的不相信桀骜会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

桀骜在那里喋喋不休,关于他的那个美女女友。引来了一群男生的围观,当然主要是围观那张照片,桀骜的脸上一直挂着一个大大的微笑,我开始怀疑那几块肌肉还会不会收缩。桀骜终于注意到我了,他问我:“小白,怎么不高兴呀?她不漂亮吗?”我马上在脸上装上一个大大的笑容,足以和桀骜脸上的那个媲美。“你现在终于有人要了我怎么会不高兴?”

这句话我自己听着都别扭,桀骜在那边说什么要请人吃饭,一大群男生让他把他的宝贝女友带来给大家看看。我觉得自己很多余似的,尽管我以前也是这样和他们在一起闹的。今天我居然一点心情都没有。我都觉得自己很反常,尤其是当桀骜邀请我时,我居然大声的喊出来:“我没心情!”然后就跑走了。

我一个人在大街上乱逛,人很多,居然会有这么嘈杂的地方,以前怎么不知道。我开始很后悔为什么会来这里,但是还是在继续走着。漫无目的,连心情都是乱糟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冲动。我又没失恋,真是的。我蹲在人行天桥上,看到一双双形形色色的脚从我眼前走过,然后猜想着双脚的主人会是什么样的人。我看见一双NIKE向我走来,我正在想它是否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要买多少钱如果价钱合适的话我会不会去买一双如果我买不到的话会怎么办。我听到好像是这双鞋的主人在叫我,他说:“喂!”我只好停住我漫无目的的猜想抬头看看这个没有礼貌的小子。

抬头居然是刺眼的阳光,然后我一阵眩晕,跪了下来。“可恶!”让这个家伙吃我豆腐,我只好勉强站起来。“你没事吧?”看见他的脸了,嗯,我收回说他不礼貌的话,因为你知道人如果长的帅的话什么礼貌不礼貌的就一边呆着去好了。“嗯,还……可以。”我是不是脸红了,我连忙用手摸脸。他笑笑,我看见他长长的刘海,嗯,说实话,他实在是太帅了。

“我……”我紧张的说不出来话。“我们去喝一点什么吧。”于是我很乖的跟着去了。走的时候我一直不敢再抬头看他,怕看到那会让人眩晕的光线。他给我点了橙汁,居然擅自为我点饮料,难道不问问我的意见吗?他端着饮料走过来坐下,边递给我饮料边说:“是不是失恋了?”我什么也没有说,开始后悔为什么和他来这里。因为他长的帅嘛!这么简单的理由,我是绝对不会拒绝一个帅哥对我的邀请的。“我叫幸福。”我的眼睛没有看着他,只是呆呆地望向了一边。我向他应该希望我也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小白。”“小白,不就是失恋了吗?有什么好难过的。”突然觉得他很过分,总是擅自给别人做什么决定。本来想给他一下再走的,但是念在他那么帅的分上就不给他毁容了。我夺门而出,幸福居然追了出来。“小白,我可以去找你吗?”“X大。”我突然不想拒绝他。

回到家里心情还是很乱,莫名其妙的又闯进来一个人,那个叫幸福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去看WillWill是我的鱼,他是一条快乐的鱼,而且很有思想。看到Will对我吐泡泡,我的心情好了很多。Will总是这样,不管什么时候,即使是世界末日的前一天他也会悠闲的对我吐泡泡。我看着那些泡泡上升一直到破裂,突然想起了桀骜。记得是和桀骜一起带回的Will,那天在宠物店选了很久才看中了WillWill被我带回家的时候我很兴奋,桀骜一直在笑我,说什么不过是一条鱼而已。我气得把桀骜打得求饶,然后逼迫桀骜每个星期都要回来看Will。于是桀骜真的每个星期都来,每次都会带很多新奇的东西,当然我们每个星期都有新奇的节目,带着Will去看日出,去看大海,去郊游,在沙滩上晒一天的太阳,去音像店超级大采购……

我一定是哭了,不然Will为什么用那么悲伤的眼神看着我。但是我的眼眶还是很干,没有什么理由让我哭泣。如果我哭了的话我一直会觉得匪夷所思的,但是Will的眼神为什么那么悲伤呢?我扔了些鱼食进去,拍了拍鱼缸,算是对Will的安慰。

上网去了,没有看到桀骜的邮件。通常桀骜都会在这个时候发邮件过来的,我把桀骜的电子邮箱设为拒绝地址,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干,但是有一点莫名的抵制心理。遇到了一群小女生,她们在谈论着什么天崩地裂的爱情故事,还天真的问我:“这世界上会不会真的有真爱?”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年少时的幻想和张狂都失掉了,我只剩下空白。我只能告诉她们:“我没有经历过。”突然觉得自己经历的太少了,居然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然后我一直守在电话旁,期待着一个人的电话。当终于有电话响起的时候,我居然打消了期待那个人的念头,果然是桀骜。“小白,你今天怎么了?”“哦。”“小白,Will还好吗?今天我没有去看他。”我突然记起Will眼中的悲伤,今天是周末了。“哦。”“小白,明天下午我们翘课吧。”“哦。”“小白,我家门口的音像店有再大甩卖了,你要不要来?”“哦。”我发现我只能机械的回答同一个答案,我的嘴巴被冻住了。“小白,我们……”“桀骜,你不要再这么无聊了好不好?难道你不用陪你那个绝世美女吗?你们刚刚在一起不要总是这个样子,这样被别人误解会不好的,何况我也不想惹那么多的麻烦!你难道就不能长大一点吗?总是这个样子做事情不经过大脑……”“小白……”“好了桀骜我不希望再看到你这个样子!”我扔了电话。电话悬在一边,无力的摇晃着,我听见桀骜在那边一个劲的大声叫着。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直到那边出现了忙音。

我盯着Will,他的目光还是那么悲伤,从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眼神。我把Will从水中拿出来,他没有挣扎,好像是没有力气了吧。我说:“Will我们好像,对不对?”Will一直盯着我,用那种绝望的眼神,我把他放回了水中。鱼缸很干净,水也是,我的鱼在里面静止。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我突然有一种奇妙的预感:Will要死了。然后就看见Will真的死去了,那么绝望的样子。我盯着Will的尸体,就那么一瞬间觉得彻底的无助。我连忙打电话给桀骜,却在听到他声音的时候张大嘴巴发不出声音,只听到桀骜的声音在大叫:“小白!是你吗?”我泪流满面,觉得属于自己的东西在一瞬间全部失去。世界都是Will死前绝望悲伤的眼神,自己在眼神中找不到出路,在绝望中迷惘。

后来是过了很久才遇见了桀骜,因为我一直以生病为借口不去上学。桀骜也一直没有和我联系,每天我日落而起,日出而歇。在门口的音像店借成批成批的盗版盘,有时候半夜一个人跑到网上去胡乱发表一些文章,翻翻过去妈妈看过的老书。日子过的寂寞,总是会有莫名的孤独感在半夜时袭来,随之蔓延全身。这时候我就会努力不让自己叫出来,只是默默的躲在被子里流眼泪。怀念过去的日子,突然发现自己除了桀骜之外居然没有一个好朋友。觉得自己过得很失败,居然把人缘混得这么差,这几天的电话安静的让我忘记了它的存在。

终于耐不住寂寞了,我回到了学校。还是老样子,大家在一起打呀闹的,没有人在乎我这几天在家里怎么了,没有人问候我这几天为什么没有来上学。还好还好,大家因为不关心我都不会去触碰我的伤口。桀骜和我形成了两条平行线。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他视而不见,我们擦肩而过,会看到他眼中的孤独。和我一样的孤独,我觉得他在做给我看,因为依然会见到他打篮球时的身姿和笑脸。有了女朋友,日子过得很滋润吧。

放学的时候,我去门口的小店买牛奶,遇见了桀骜。桀骜对我笑笑,我很想拍一下他的肩膀然后笑着对他说:“怎么我这几天没来你是不是想我了?”然后我们又打在一起。但是我没有,我麻木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回答他,只是低下头去拿了一根冰棍,虽然我知道现在是冬天。桀骜已经走到了门口,我正要付钱,突然我扭头看到桀骜也在看着我。我匆忙回过头来,听到桀骜的声音:“那天晚上你打电话做什么?”我一愣,“小白,这几天你为什么没有来上课呀?你生病了吗?”我用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又拿了一根冰棍。“小白,你这样子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呀?你到底怎么了?”我打开冰棍的袋子,使劲咬了一口,不回头看他。“小白,你失恋了?”语气中有明显的嘲笑意味。我再也忍不住了,回头看见桀骜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我,他脸上的笑容无以复加。我却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充斥着讽刺,我大喊:“是又怎么样?!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去陪你那宝贝去吧!”桀骜的笑容慢慢消融,转化成惊愕的表情。虽然一直不明白和桀骜堵什么气,难道我真的……不,不可能,我冲出去,留下桀骜一个人在那里莫名其妙。跑了一段时间之后,听到有人在后面喊我,我回过头去,又是一阵眩晕,这次我真的晕倒了,但是我感觉有人抱住了我。

醒来的时候,看到幸福。这么长时间的寂寞,忘记了还有这么个人。幸福还是那个样子,长长的刘海,帅的让我无法拒绝。幸福什么也没有解释:“那人是你的男朋友?”我不想对他多作解释,实在是很无聊,如果我对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说出一大堆心事我就是标准傻瓜。幸福给我端了杯水,我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应该是幸福的家里吧。因为看到墙上都是长长的刘海和帅帅的脸。我没有女孩子那种本能,怕自己被占了什么便宜,我只是木然的接过幸福的水杯。“我去你们学校找过你,但是他们一直说你请了病假。所以我就天天去,今天总算遇到了。那几天你在干什么?真的生病了吗?”我把杯子拿到嘴边,居然喝到了苦涩的滋味。我知道自己又哭了。这几天我一直在哭,好像要把一辈子的眼泪都在这一段时间耗光一样。幸福坐在我旁边,把我揽进他怀里。于是我哭得更厉害了,我断断续续的说:“Will……死……死了,Will死……死了,……”幸福的另一只手臂把我完完全全保护在他的怀里。头一次有觉得自己弱小的感觉,好像只要被一个人抱住我的所有就完全依赖于他了。我想幸福会吻我吧,但是他没有,他只是这么抱着我,直到我平息了喘息。

幸福站起来,我看到他胸前的泪渍。幸福说:“小白,刚才你在我怀里你显得那么脆弱和渺小。我感觉你心中存在着另一个人。”我站起来,腿还是很软,不过觉得精神好多了。“幸福,送我回去吧。”幸福有点惊讶,但还是穿上了外套。下了楼我才发觉,这里离我们学校很近,我们花了5分钟走到了学校。在校门口,幸福对我微笑,他说:“小白,不知道你能不能忘记那个人,如果忘记了的话,告诉我好吗?我想……”我没有听清幸福说了什么,只看到桀骜走过来,身边跟着那个照片上的美女。他们挨得很紧,桀骜的手臂揽在女孩子的细腰上,脸上是幸福的表情。我回过头来对幸福大声说:“幸福我可不可以做我的男朋友?”我觉得自己的声音足够大,大到可以掩饰自己语调中的欺骗,可以让我周围方圆三百米的人们听到,当然包括桀骜。我特别注意到桀骜脸上的表情,但是他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我快要窒息了,我居然不敢看幸福的眼睛,幸福又把我揽在怀里,我只能感受到幸福兴奋的呼吸和急促的心跳。我真的快要窒息了,我又看到Will的眼睛,那么绝望的目光。我闭上眼睛,世界开始崩溃。幸福的怀抱很温暖,心跳也是,我在他怀里静止,像Will死前的样子。

幸福对我很好,因为家近的关系吧,每天放学闭会准时来接我。惹得我的一帮室友大呼不平。为什么我能遇上这么帅的男友?我只是笑笑说,巧合巧合。真的只是巧合,让我在这样的时刻遇见了幸福,认为自己的幸福可以让这个人来替代。也许吧,幸福叫这个名字也许就是一种天意。我现在所能做的只有等待,我在期待奇迹的发生,期望自己能真真正正的爱上幸福。依旧会遇见桀骜,我们终于开始面无表情的对视了,奇怪的是,每次遇见他时的心情都很平静。我想我应该能够对他释然了吧,不过再也没有看见过他的美女宝贝。好东西要自己一个人慢慢享受嘛!像桀骜这样的人怎么会把自己的东西公开展示呢?

日子过得飞快,我和桀骜变成了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我只是幸福的小女友,每天由他接回家,中午吃他给我带的一个苹果补充维生素,周末陪他出去玩。日子周而复始,不会改变什么,只是我和桀骜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过去的时光了。虽然不知道堵的什么气,但是每个人都固执的看守着自己那点小小的自尊,不愿意多说什么。幸福在知道Will是我的鱼之后,又买了一条给我,是他自己选的。一条黑色的热带鱼,不是Will的样子,Will是一条小小的银色的鱼,虽然这样我还是很细心的照顾他。每天给他换水,喂食,养的他胖胖的。但是总是没有对待Will的感觉,他不过是一条普通的鱼而已。不会在我孤独的时候陪伴我,不会在我悲伤的时候对我微笑,不会在我快乐的时候与我分享。他只是我的鱼,我的一条普通的宠物,不是朋友。还是会觉得寂寞,偶尔望着天空出神,想念什么。想念过去的时光,桀骜,还有我的Will……有时候会哭,但是不会哭得很厉害了。幸福经常会打电话来,虽然没有桀骜那样的磁性的声音,但是还是会觉得快乐一些。总有一个人关心嘛,不会觉得没有人理会了,也是蛮好的。

慢慢的习惯了平静的生活,安静的鱼,幸福的关怀,少去了往日的激情和冲动。生活过得如水般舒适。

情人节的时候,我做了一块大大的巧克力给幸福,幸福很高兴,送了我999朵玫瑰。让我一路上被无数羡慕的目光冲击的头晕目眩,我穿着淑女裙,抱着一大把沉甸甸的玫瑰矜持地走在大街上,旁边是一个超级大帅哥。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该拥有这样的生活。我本应该穿着大大咧咧的衣服,手插在口袋里,嘴里吹着口哨,看着那些满脸幸福的女孩子们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再买一朵玫瑰安慰安慰自己。可是我没有,觉得我变了很多,不像原来的我了,一点都不。

黄昏的时候与幸福告别,虽然知道一般的情侣现在说再见太早了,但是我只是觉得有点累了。不断的说话,做事情,微笑,还有那么一大束的花,胳膊很酸。幸福说他理解我,吻了我的额头便走了。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知道我心中所想,我还是对他微笑。一直都是。我目送幸福离开,夕阳下我抱着一大束玫瑰没落而孤单的站在这里,像一个雕像。我觉得自己很傻。我抬头看天,看见Will的眼神,但是看不清楚。

回到公寓,仔仔细细的清洗了一下自己,换了一套衣服,是我一直的行头。宽松的牛仔裤,黑色的上面有夸张图案的T-shirt,看起来很旧的旅游鞋,长发随意的散在背上。看着镜子,居然认不出自己了。很久没有恢复自我了。

去了不远处的花店,那家店是我以前经常去的,和老板娘很熟。想给自己买朵玫瑰,幸福送我的999朵被随意扔了一屋子,这样好的东西用来装饰地板是有点屈才,但是实在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我没有花瓶,通常的花都是插在杯子里。

老板见到我居然浮现出一种惊异的表情,然后便笑着我对说:“原来你没有搬家呀。”才知道已经很久没有来了。我去挑玫瑰花,老板指着一种蓝色玫瑰对我说:“新进的品种,很特别吧。”我第一次见到蓝色的玫瑰花,真的很漂亮。在一大丛鲜红的玫瑰中只有零星的几朵,特立独群。我拿了一枝,没有包装,去找老板付钱。老板突然很小声的问我:“那个男孩子呢?”男孩子?我一愣,突然记起这家店是我的桀骜以前常来的,通常桀骜都会买百合送我,我喜欢香水百合。记得有一次被别人误认为是情侣,桀骜只是在一旁傻傻的笑,我重重的给了他一下。出了店门,桀骜说:“真是的,我才不要你这么野蛮的女朋友呢!

我被玫瑰的刺刺了一下,善意的笑笑,我告诉老板没有事情啦。并且尽量让自己的心虚不被表现出来,我害怕别人看穿我。老板只是笑,在我临走时说:“年轻人嘛,不要这么倔嘛,说一说就会好的。”我紧紧的握了一下手中的玫瑰,我感觉自己的手被刺破了,看到了血迹。但是我还是笑,猛地跑回家,终于感到心跳了,很重很重的,让我觉得自己好好的,起码还活着。我一直握着那朵玫瑰,坐在地板上,望着过去Will的鱼缸里面空空如也。透明的,里面的水草依然很旺盛的生长着。幸福送我的鱼被我放在旁边,在那里无所事事的游动。我盯着空空的鱼缸愣神,想起今天是周末了,桀骜通常都回来看Will的。我打了电话给桀骜,桀骜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大家沉默着,直到桀骜说:“我想Will。”我说:“桀骜你来吧。”

之后的等待让我觉得时间凝固了。我只是坐着,手里握着我的蓝色的玫瑰。与众不同的颜色,地上铺满了鲜红的玫瑰,让我恶心。原来这样的爱情只会被人扔得满地,而我的蓝色玫瑰,则是我一直追求的。只不过我现在才得到。我看着血从手指缝里流出来,缓慢的,我很疼。真的很疼。但是我却动弹不得。只是看着它们肆意的流,竟会想会不会就这样死在这个角落。

大约在十点左右,桀骜来了。什么也没带,只是看到桀骜的时候心情突然很膨胀。我克制自己,桀骜没有进门,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望着彼此。突然桀骜说:“你看我时很远。”我觉得自己很被动。桀骜注意到我手中的蓝色玫瑰,他把我往屋里推,自己侧身进来,从背后把门关上。

小白,我们要好好谈谈。

谈什么?

干什么这么被动?是你把我叫来的。

为了告诉你,Will死了。

我已经知道了。

……

小白,我们之间的感情,我现在才明白,我对你……

我把桀骜推出了门外,桀骜还是呆呆的看着我。我不想知道什么真相,不想知道什么感情。我只是知道自己不愿看到现实,不愿知道真相。把桀骜推出去后,我大喊:“你走好了!不要再来了!”突然发现手中的玫瑰被我折断了……

桀骜的美女女友在消失了很久之后又突然出现,那天两人一起出现在学校的露天广场上,很亲密的样子。这件事被大家传得沸沸扬扬的,我只是听着,没有任何感觉。我对自己说:“很好很好,我已经麻木了。”

日子依旧平静,直到幸福的戒指降临。幸福说:“小白,我会让你幸福的,我要娶你。”这辈子只有两个人对我说过这句话,第一个是小时候的邻居,第二个就是站在我面前的幸福。我不敢看幸福的眼睛,里面是期待和快乐。那种光线让我觉得刺眼,就像我第一次见到幸福时一样,为了不让自己晕倒,我只有努力的支撑着地。

幸福,我需要考虑……

小白……

幸福我……

为什么不敢看我?小白?

……

小白?小白?你怎么了?

我流下了眼泪,世界就那么突然下起了雨,很多很多的雨点砸在我的头上。我疯狂的跑,撇下身后的幸福,我不想回头,怕看到幸福暗淡的目光。我拼命的跑,一直到了桀骜的宿舍门前。

我数着落到地上的水滴,站在那里。然后天空开始变成压抑的颜色,昏暗的让人窒息。我摒住呼吸,数从一到十,当我数到七的时候,桀骜出现,身后是那个绝世美女。在我头脑反映出眼睛接受到的图案的一瞬间,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无家可归。我的视线开始模糊了,是发梢的雨水吧,我只是一个劲的咬嘴唇,直到感觉到血腥的味道。

小白!你怎么在这?小白!小白!……

只听得到桀骜最后的呼喊,醒来时在桀骜的宿舍里,没有别人,只看到那个绝世美女。真的很漂亮,从脸蛋到身材,我把被子向上拉了拉。从指缝中窥视。当人觉得心虚或是亏心时常会干的事情,这种偷窥让我觉得安全,不管是不是掩耳盗铃。

醒了?

嗯……

你很虚弱呀。

嗯……

喝水?

嗯……

桀骜出去了,买点夜宵,你已经睡了很久了。

我看了看表,的确很久了,已经11点了。为什么她还不回去?

你怎么不回去?

哦,呵呵,桀骜让我留下来……照顾你。

这样呀。我松了一口气。

之后的时间我们都很沉默,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很尴尬,但是谁都不愿意打破这个僵局。我们只是维持着一份小小的默契。我有时会偷偷地看她一眼,她是那种漂亮的女生,不俗气,但是也不是小家碧玉,只是让人觉得舒服。从内到外都透着傲气,但是不会过头,不会觉得冷冰冰的。有点像百合……

“看我干什么?”她在笑,恍若隔世。

“没什么……”大多数时候,我还是一个害羞的女孩子。

小白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嗯?

我是桀骜的妹妹,双胞胎妹妹。

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没什么,我哥他好像喜欢你。

……

桀骜突然破门而入,吓了我一跳。“小白,醒了?”“是呀,那么我先走了。”绝世美女走出了门外,我看见她对我挤了一下眼。

小白,你还好吧?

嗯……

那个什么,我买了一些东西,吃点吧。

桀骜,我还是走吧,太晚了,你不方便的……

……,好,那我送你下楼。

在桀骜的宿舍楼下,有一小路通向学校门口,这是我们以前逃课的路线。桀骜走在我前面,故意倾向那条小路。我看到桀骜的肩因为冷风而缩得很紧。我没有跟着桀骜,走向了大路,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总是作违背自己心愿的事情。我还是逃避了这个问题,我太胆小了。

在学校门口我拦了出租车,在进入车门的时候我看见隐藏在角落里的桀骜。桀骜没有出来,肩缩得很紧,整个身体都是。我开始憎恶自己,为什么不会把握?还有桀骜。

不想多看了,我打开手机拨了幸福的电话。等待信号接通,然后告诉等待着的幸福,我愿意嫁给你。车子走了,外面的雨一直在下,车窗模糊,被雨水分割成纷乱的格子。突然我看到奔跑的桀骜,电话里传出了幸福的声音。

停车!快点停车!我听到桀骜的喊声。

我看到桀骜嘴唇的印记清晰的映在车窗玻璃上,我把嘴唇贴过去,嗯,温度足以把着玻璃融化。

电话里传来了忙音……

小白,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真的,我一直都知道。从那天你说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开始我就明白的。因为我看到桀骜和那个女孩亲密的样子,还有你眼中的悲伤。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有能力来挽救你,来把你揽入我的怀抱。还记得我带你去海边我冲着海平线发誓的样子吗?我说我要让小白一辈子做我的女朋友。是的,小白我要的是一辈子,而不是你一时冲动说出来的气话。我知道Will对你很重要,但是你却从来没有和我提过Will的任何细节,我知道Will一定是有关你和桀骜的。他是你们的回忆。我不希望你忘记,只是希望你的新记忆能够幸福,幸福的足以掩盖过去的悲伤。小白,你真的不快乐,从你眼中虚无的笑我就可以看出来,你的快乐太脆弱了。脆弱得我不敢触碰,我怕碰碎了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你勉强的笑容了。即使是勉强的,我也要看,因为我好喜欢你笑的样子呀,小白。你是不是要离开了?是不是?别告诉我答案好吗?我不想知道。你不如干脆而自然地从我的世界中消失,好吗?答应我最后最后一个条件,我知道你不会再哭了,那么也别让我哭。

在留言的结尾,我听到了幸福的哽咽。幸福哭了,我没有完成他的最后一个条件。我也哭了,泪流满面。我们对彼此都很公平。

我想我应该找幸福说的去做,干脆自然的消失掉。于是我写了一封告别信,给同宿舍的女友。然后去旅行,我的爸爸后妈在美国,他们一直很想让我过去。但是我只是去旅行,也许会很漫长。

在我到美国的一周之后,我收到了女友的电子邮件。她让我快点回来。我只是回了一封,I have disappeared already.

三天之后,女友的电子邮件用轻描淡写的口吻写:“小白,幸福失忆了。桀骜两天前去了澳大利亚。”我感觉到了自己久违的泪水从脸颊滑过。

Each of us has disappeared already.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