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幸运星

 

    她仍在叠那没完没了的幸运星。一颗,又一颗,塞满了一书桌。几本被迫转移到桌面上的砖块似的书本,零乱的堆着,掩住了她那张年轻的脸。  
  她不大讲话,课间也不怎么出去,好像来学校的惟一目的就是搞定眼前那越来越少的叠幸运星的纸。  
  三天了。开学三天,坐在她身边三天,迪始终弄不明白,那些叠出来形状类似于星星的废纸对她有什么意义,他更搞不懂,十七八岁的人了怎么还会拥有幼稚园孩子般的智商。不过,他不会拒绝帮她数那些所谓的“幸运星”,为了她手中那颇具诱惑力的漫画集。  
  讲台上的老师不时的向他们扫来几眼,偶尔具有暗示性的轻咳几声,却不会合上那张唾沫星翻飞的尊贵的嘴。难怪前排的同学成绩不错,在老师那春天雨露般的滋润下,他们能不茁壮成长才怪。迪暗笑,他甚至觉得个子最小的女生脸上那几颗雀斑都是拜恩师所赐。如此一想,他更暗暗庆幸自己挑了靠后的座位。  
  复课班的学生,靠的是自觉。没有哪位爱管闲事的老师会对他们负责。所以,她一直在叠,他一直在数。  
  据说,她原来很爱说很爱笑,自从暗恋上一位不爱讲话的学长,才变成如今这副呆呆的样子。  
  他帅吗?闲得无聊迪问她。  
  比你帅。她不看他,继续着手里的工作。  
  抓过她的小镜子,迪不屑的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挑挑眉毛。从小到大,他从未对自己的外貌有过怀疑,排成排追她的女孩子无疑是最好的证明。  
  这丫头真的呆了,不过倒也有点意思。  
  午休时间,迪将一支烟放在鼻下,小狗一般轻轻的嗅着,还未掏出火机,眼前已魔术般出现一块巧克力。  
  我不想吸过多的二手烟。她眉头轻锁。  
  迪将手中的烟优雅的转了个圈,消失在她眼前,手里攥着那块巧克力。  
  以后的日子,迪发现她的书包里似乎永远背着巧克力,虽然她依旧长得好瘦,虽然迪在接过巧克力后依旧会跑出去吸烟。  
  坐我旁边的女孩,很不同。迪半闭着眼,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的吐出一串烟圈,对好友旭说。  
  她没有你身边的女孩子漂亮,而且,人如其名。旭将手里的烟蒂弹了出去,在空中划了个弧线,准确无误的落入不远处的垃圾筒。  
  叫什么?迪抬起眼睑。  
  寒。  
  迪不再说话,把玩着手中的巧克力。  
  一周后,迪无意中发现,寒回家的路线竟和他一样。原来,她家就住在他家附近。于是,自然而然的,寒每日的生活轨迹中多了迪,和旭。  
  寒的幸运星仍在叠着,只是,她对人不再像以前那般冷漠。  
  她还是有着正常人的体温的。叼着烟,迪依旧半闭着眼。  
  旭不说话,若有所思。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当迪可以无所顾忌的去她包里拿巧克力时,他们已经成了死党。无话不说的那种。  
  她会用一种男人的眼光去帮迪挑选下一任女友,用一种女人的眼光来帮迪评价现任女友。她会和迪他们一起在老师的眼皮底下逃课,和他们男生一样抱着啤酒瓶子就着花生米划拳,喝醉后的她甚至会说迪其实你很帅你很好做我男朋友吧。只是,笑过闹过,眼中仍带着那抹冷漠得刺人的忧伤。  
  迪知道,是因为那封信。她的白马王子将她苦苦营造的爱情判了死刑。旭却欲言又止,似乎有着不同于他的想法。  
  迪很想能帮她做些什么,可又不知该做什么,更可恶的是,他发现他想她的时间越来越久,这令他很烦恼。于是,他更加频繁的和那些女孩子们约会,那些寒帮他精挑细选的女孩子们。  
  旭依旧在上下学的路上陪在寒身边,听寒的歌,看寒的诗,在迪忙着约会的日子里。  
  你可以成为一名诗人。旭说。  
  我更能成为一名尸人。她笑,笑得灿烂得玄乎。  
  幸运星还在叠?旭问。  
  她点头。  
  难道那些废纸真的能带给你幸运?旭的声音略略发抖。  
  她愣住了,眼中闪过一丝悲伤,麻木的踢着脚下的石子。  
  或许,可能,我会……她喃喃道。旭没太听清,他惟一想做的是找到迪。  
  终于堵住了好几天未露面的迪。  
  她的歌很动听。旭咬着烟。  
  哦。  
  她的诗很凄美。  
  哦。  
  她和别的女孩子不同。旭接着说。  
  哦。  
  你***能不能不哦?旭发狂般抓起迪的衣领。  
  迪仍是无动于衷的样子,紧紧的盯着旭那发红的双眼。  
  旭叹了口气,放松了手。  
  她不快乐。  
  你喜欢上了她?迪问。似乎有些无力。  
  难道你能否认你喜欢她?旭吼道。  
  不!我不喜欢!我不喜欢她!她只是我的哥们,和你一样的哥们!迪吼得更大声。  
  一只有力的拳头狠狠的击中了他的左眼。迪没还手,捂着眼睛望着眼前野兽般的旭。  
  懦夫!胆小鬼!她喜欢你!旭咬着牙,将脚下的烟蒂踩成粉状。  
  迪其实你很帅你很好做我男朋友吧。寒的声音天旋地转的环绕在他耳边。  
  她喜欢我?迪突然感到了心痛。自从遇见寒后才开始有的心痛。当她一个人发呆,当她喝得烂醉,当她唱周华健的爱相随,当她读席幕蓉的诗集,当她笑着掩饰眼底的忧伤,他就会有的心痛。  
  忽然,他想起了那些幸运星,一直伴随着她的幸运星。她的心是属于另一个人的,她说的是酒话,她怎么会喜欢自己呢!迪狠狠的甩甩头,狠狠的甩掉心中所有混乱如麻的念头。  
  迪回到学校的时候,没有再看到寒。她转学了,因为她搬家了。其实没有人知道,到底是因为搬家而转学,还是因为转学而搬家。总之,她消失了,消失在这所学校里,消失在迪的生活中。  
  她没忘记带走那一堆大大小小的幸运星,只是,似乎遗落了一颗在书桌里。  
  迪拿在手里,像是以往拿着她的巧克力。  
  忽然他发现,那颗幸运星上分明写着一个大大的刺眼的迪字。  
  总有一天,我会把我的最后一颗幸运星送给我真正爱的人。她说过的。  
  瞬间,什么东西流了出来,冰冰的,咸咸的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