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行道

这是我们缘起的地方,也是我们缘尽的终点。沿着彼此的单行道不断向前,却在无意中不断错失着彼此。           ——题记

  “以前这条路不是单行道的。”每次走在这条路上时,他总会这么说。
  我们彼此沉默,彼此倾听对方无数的倾诉,彼此呼吸对方的气息,就这么沉默的在这条并不长的街道上来回走着,等到我们都累了,再停下,走进路口的一家名叫“享受咖菲”的咖啡店,店主酷爱王菲,所以每次走进店里,都能听到那空灵寂寞的声音。
  我们习惯看着单向的有规律的行使着的一辆辆汽车。单行道对于自行车和步行的我们来说,充其量不过一块标识而已,而对于这些靠机器发动的家伙来说却是一条无形的命令,拘束着它们,简单而又复杂。
  我们是在这条路上相遇相识的。那时候这条街还不是单行道。
  我清楚的记得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亲爱的,你知道么,任何一个完美或不完美的故事都必须有一个男人的存在,而我,就是你故事里的注定的主人。”
  我不知道他用如此暧昧的声音将“亲爱的”三个字演绎的如此精彩意义何在,懒得去考虑,也没时间做太多的思考,可他看透了我的心思,磁性的嗓音再次缭绕在我耳边,“我习惯在对每一个我感兴趣的人称呼之前加上‘亲爱的’三个字,就像英文中的dear。懂么,亲爱的。”
  真是一场偶然的邂逅,但似乎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了这一切。
  我家的阳台上可以看到这条马路,没事时我就会静静看着这个喧嚣的来源,和噪音保持适当的距离,让我在保证身体健康的同时又不接受远离城市的那份失落。那天,天空阴沉沉的,我独自一人来到这条熟悉的马路上,走路。让自己的思绪在这种迷乱的气氛中天马行空。
  天晓得怎么回事,大概这就叫缘吧。我突然停下来,看了看对面,正好迎上了他的目光,带着点邪气,我记得。
  我静静地看着他,微笑。他也同样以微笑来迎接我冰冷却闪着火花的目光。一个女孩子最起码的矜持我是有的,我站在原地,看着正穿过车流向我走来的他。

  我穿过拥挤的车流,走向这个对我微笑的女孩。
  我来到她身边,看着她,乌黑的眼睛闪动着灵气,然后我听到了我的声音:“亲爱的,你知道么,任何一个完美或不完美的故事都必须有一个男人的存在,而我,就是你故事里的注定的主人。”我磁性的嗓音为我送出了一个完美的开场白,她仍然微笑,只是这微笑中加了点疑惑。我明白她的疑惑,在我心中,“亲爱的”等价于“dear”。习惯性的口头表达方式,别无他意。
  之后的许多日子里,我们就这样默默的并肩走在这条路上。没有太多言语的点缀,没有什么温柔的词汇,只是看着来往的车辆,并肩走在这条街上。
  偶尔我们会去路口那家咖啡点,因为在那里可以听到我喜欢的声音,店主和我一样喜欢王菲,因此我可以和她在那里一起享受王菲。

  从那以后,我们常常在一起散步,只在这条街上走路,走到尽头再折回,不断重复,却不麻木。
  我们常常去“享受咖菲”听王菲的歌,一人一杯黑咖啡,面对面坐着享受他所爱的王菲。
  他的话不多,从他不多的话语中我知道他高中毕业呆在家里,等待出国的签证,拿到签证就走。我想,他随时都会离开我的,我抓不住,也不可能抓住他的。莫名的伤感涌上心头,因此倍加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祈祷签证晚些到来。

  当我告诉她我拿到签证就会出国时,她似乎很恐慌,看得出,她不希望我走。只是我们一直都在沉默中消耗我们之间所剩无几的时间。
  直到有一天,我拿到了签证,喜悦和不安包围着我,我正在考虑着怎么和她说,就看见有几个工人在路口敲上了一块牌子,是单行道的标志。
  我无力的看着头顶这块新牌子,它的作用是规范交通秩序,适当减少这条路上的车流量,而对我和身旁的她来说,毫无意义。我们依旧重复着我们的路线,只是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不过谁也没说。
  那天我们走了很久,彼此之间的默契告诉我们,今天应该去喝点咖啡。我们走进咖啡店,此刻飘在我们耳边的是王菲的《单行道》,愣了那么几秒钟,我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什么也没说,很快便投入到王菲的歌声当中去了。
  “每个人都是单行道上的跳蚤
每个人皈依自己的宗教
 每个人都在单行道上寻找
 没有人相信其实不用找。”

  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那天,他没有来。我预感着发生了什么事,为了证实我这个几乎肯定了的猜测,我走向电话亭,麻木的拿起话筒,麻木的拨通他的号码,麻木的等待回音,传来了他的声音,只不过是来自电话留言……

  明天的飞机,飞往澳大利亚。我耐着自己的情绪陪她走完了最后的单行道,我什么也没说,和以往一样保持沉默,不想让这美好的结局变得残酷或者染上那么一丝的忧愁。是否向她道别在我心里斗争很久,翻江倒海着折磨我的身体,最终我只是把她送到路口,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一言不发。
  晚上,我在电话答录机里给她留下我最后的声音:
  “瓶,我知道你会打电话给我的,这是第一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此刻我正在飞往澳大利亚的班机上。抱歉,今天不能陪你走路了。我想你也许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分离,但我希望你能够面对现实。明天开始,自己步行在单行道上是否会孤独?我真的很抱歉。无论怎样,祝你幸福!翔。”
  我没有说太多,因为我知道如果再说下去,她将听到哽咽的声音,再说下去,我会泪流满面。

  忘了自己听完这段留言之后的举动,但我清楚我没有哭,是的,我没有哭。只是糊里糊涂的走在那条街上,突然一辆车急刹车在我面前,我愣住了。原来,没有他的陪伴我竟然还不习惯这是一条单行道。走进咖啡店,想听点欢快的歌声,只是我忘了即使是欢快的乐曲也可以被王菲演绎得绝望透顶。我不想听,不想听到这种声音,只是我发现此刻又在播放着《单行道》。
  “一路上有人坐在地铁张望擦身而过的广告
  有人怕错过每段躲不过的新闻报导
  一路上有人能白头到老有人失去青春少年
  有人在回忆中微笑也有人为了明天而烦恼
  一路上有人付出虔诚为不认识的陌生人祈祷
  有人过了一辈子只为一家几口每天都吃饱
  一路上与一些人拥抱一边厢与一些人绝交
  有人背影不断澎涨而有些情境不断缩小”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