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

“在那遥远海边/看着潮来潮去/想把每朵浪花捡起/想像他是你捎来的讯息/朵朵印有爱的吻印/沾放在我温柔的眼底……”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美丽的女孩在一个距海很远很远的地方浅唱低吟。

  “想象海是你的声音/风是你的气息/而我,就在你的怀抱里/深深叹息……”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骄傲的男孩路过了她的城市,在男孩曾走过的万水千山中,一个并没有在他流浪的计划中划圈的城市。“让海风轻轻吹/就象你暖暖的呼吸/吹乱我的发丝/揉乱了我的心……”如水的叹息穿过重重的山峦,低低的泣诉漫浸他的心头。“我带你去看海!”他作出一生中最重的承诺。

  他相信他能带她去看海。他曾经走过了天地的尽头,他曾经走过了生死的边缘。走过的万水千山给了他坚定的信念-—尘世中,他最有资格最有实力带她看海,去大海的深处,看真正的大海。“我一定能带你去看海!”穿越了十万里的风沙依旧结实的背包,顽强了他的意志。

  亲人阻止他,他斩断了亲情;朋友阻止他,他割断了友情。他只要带她去看海。哪怕失去全世界也不可惜。“让我们与海风漫步吧/与涛声私语/与海鸥飞舞/让爱的海洋淹没你/也淹没我……”“我一定要带你去看海。”他,骄傲的打起背包,去向她的城市。

  他越过了万水千山,她却躲在了千里之外。他穿过了千山万水,她却依然是远隔山水。“我们相隔太远。”她说,“距离,是我们无法携手的原因。”他狂然的大笑:“如果整个喜马拉雅山横在我们中间,只要你一点头,我也会傲然的逾越。”他记得他第一次路过她城市的时候,就是为了去珠穆朗玛峰。而他最后一次,去她城市的时候,是为了带她去看海。

  她说:“我们相距太远”她不知道,其实,去找她的路程,远远超过了去海边。她说:“在海边漫步,是她今生最奢侈的梦。但海,实在距她太远,那是一个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梦。”她不知道,其实,答应带她去看海,他失去的远远超过了大海。

  她有她的生活,她有她的工作,她一直将现实和梦想分得很清。海只是她的梦。她说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女人,一个还抱着梦的女人,她承受不起他为她走那么远。他有着超脱现实的才智,他有着扭转命运的胆识。现实的距离,现实的束缚,他早已经可以随意的抹去,可是,她不信。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他毕生的追求,是用现实的脚步去丈量他所有的梦想。

  他更是一个重承诺的的人。萍水相逢生死许,谈笑死生一诺践,是他流浪的生涯。何况,这一次,他是许给他最珍惜的人。只要尘世间还有她的讯息,他失去全部的世界也毫不可惜。何况,这一次,他许下的是毕生中最重的誓言。从他打起背包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尘世间她就是他的全部,他没有后退的理由或者归来的路。所以,他只能走。

  他在渤海,在冰冷的雨水中,与澎湃的海浪搏击。他在黄海,跟着远航的渔船,在风口浪尖中归来。他在东海,迎着日出的金光,寻找着七彩的贝壳。

  他归来的时候,背包中七彩的贝壳已经在漫长的旅程中磨成碎片。他,不再有她的消息。他可以去寻找。他可以去打听。甚至他可以监视她的电脑。然而,他什么也没有做。他从来不惮跟整个的世界对抗,却不容许有一丝肮脏的念头沾污她的圣洁。他选择了等待,等待她一日的出现,等待她亲自给他消息。他知道,他这一生,无畏的追寻早已经重过了他的生命。所以,他最不堪的是等待。何况是这样无望无奈的等待。然而,他选择了等待。等待中,他与日苍老。

  终于,在情人节的夜晚。一个不相干的人,终于花了很大的勇气,给他一点讯息。那个女孩不肯在网上告诉他,她说她不信网。所以,在电话里她沉默了一夜。终于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说了一句,昨日,是她大宴网友的日子,她的他,是一个比你更远的网友。她说,你怎样。他说:我活着。她说,你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她有家了,有了爱人,很快还会有孩子。如果你爱她,你只能选择放弃和消失。他说,我放得下整个世界,可我放不下她。我放弃了生命,放弃了比我生命还重的追寻,可我放不下她。

  在一个无星无月的晚上,她突然给他寄来了她的婚纱照。照片上的她,比他想象中,还有美上千百倍。但他知道,他这一生永远也无法见到她。在她给他的网址里,他看到了她的贴。从帖子里知道,一次偶然的邂逅,她遇上了她的他。他们小心的避免着他们一直认为不现实的网恋。于是,他们成了很随意的朋友,她在与他的交往中,感受到了轻松,快乐。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她孤独的守着一个重要的日子。他出现了,然后,她随他去了一个海边的城市,她终于看到了海,所以,她嫁给了他。

  在南海的孤岛中,他一个人,从日暮坐到日出,涛声云灭于他已经毫不相干。他将打印出来的照片,化为一缕青烟,合着纸灰洒进了大海的深处。“让我们与海风漫步吧/与涛声私语/与海鸥飞舞。”他冷然的离开了大海。

  他在岁月中沉沉老去。因他的冷血无情,所有的人都忘了他的本名。一个没有霞光的晚上,偶然的,他遇上了他的第一个网友,同样有过执着的追寻,付出了全部的生命,然后,一个空荡荡的躯壳撑着无边的幻灭游荡在这冷漠城市。他们相对无言,什么话只说一个开头彼此都懂,好象,一切又回到了多年前初上网的时候。那个网友比他幸运的是,他并没有背叛亲人和朋友。所以,深夜,他还能呼来人陪他喝酒。

  她在网络中的飞舞已经成为传奇。远方的,她不相识的人,居然也背得出她华丽的文笔。他邂逅的网友提起他曾伴着她始入网络。他涩然的苦笑。而其他的人把这当成不可能的胡话。他们说:她是一个浪漫的女子,充满华丽的梦想和不懈的追寻,怎么可能认识一个毫无进取死气沉沉的人。他涩然的笑。但他知道了她而今的主页。知道,那个主页她是献给她的他的。

  她细数着他给她的点点滴滴。她述说着她是尘世中最幸福的女子。她说她找到了最浪漫的爱情。虽然,他们相隔遥远。但是,每一个他们相聚的日子,她都是何等的幸福。他还会带她去看海,虽然他们为此要忍受更多的别离和相思的痛苦,但冥冥中有她坚定的信念指引着他们前进。
 

  他突然有一种释然的感觉。她终于实现了看海的梦。她终于相信可以去看海。看海,其实是很简单的。只是他共她的时候她不信。他突然想谢谢她的他,至少她的他证明了她并不是一个只会幻想的女子。他没有看错,所以他不悔也不恨与她的相识。

  在少年的晚上,她突然出现在他永远灰色的QQ里,她用一个极其委婉极其隐蔽的方式,告诉他,她受了伤,一个人很害怕。他曾经是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他身上很多次的伤口都是他自己缝合的。在流浪的旅程中,他至少有一百次伤的比她重很多,但他毫不在意,也不曾为之放慢脚步。但这一次,他是真的痛。比他曾被伤到血液骨髓还痛好多。

  一天,两天,三天。曾经说过要喝酒只喝青稞酒要喝醉只会醉在她身边的他。早已经不再喝酒。然而,戒酒的他,又拿起了酒瓶。别人奇怪的眼神,他早已经懒得理会。他知道,冷血无情其实不是他的选择。

  终于,他又收到她痛的感觉。他去了票务中心,他要最快的飞机票。就在出票的时候,一阵侧骨的寒冷几乎将他击倒。

  她曾说,她在车站等他,她的长裙将为他而舞,她的长发将为他而飘。那一切,都已经成为他昨日的神话。而今的她,连地址也绝对不可能给他,虽然,他能找去。但去了,除了给她伤痕,还能带去什么。

  他已经老了,再也没有力气,更没有资格去陪她。她说:对不起,我这些年对你不够关心。他暴怒。他不要她的关心。骄傲的他不可能接受任何人的施舍。而她所谓的关心,似乎只是对他的怜悯。他相信,他骄傲的生命,其实只是为了呵护她而来到这个尘世。全世界的离去,他都无动于衷。而今,他老了,她许给他的关心其实是否定了他所有存在的价值。

  她的他还在远方,她一个人忍受着痛苦。她不听他的话,依旧忍着痛来修饰着她的主页,用唯美的文字告诉她的他她很坚强,虽然痛。她相信,他们的别离,是为了有一天能再去看海。她告诉他,她很幸运,她很幸福,她来世还要嫁给他,和她去看海。

  她从他生命中消失的时候,曾对他说,今生欠他的,她来世会还。其实,她不欠他的,从来不欠,她为他做的已经够多了。但他已经决定不要来世。今生能够追寻的,他一定去。今生不能追寻的,给他来世又有什么用。他决然不要来世。

  一把锋利的刀从指间滑落。冰冷的血汹涌而出。他已经懒得理会。
  他用最后的力气拨通了她的电话。她说:“那个他已经到了她身边,他很好,谢谢。”

  “在那遥远海边/看着潮来潮去/想把每朵浪花捡起/想像它是你捎来的讯息,朵朵印有爱的吻印。”一个遥远的声音越飘越远。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