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从小邻里长大,青梅竹马。经常一起去附近的田野树林玩耍,或者站在高处眺望一座盲人学校的可爱钟楼。

 

现在他们已年满20,彼此有一年多没有见面。尽管两人在一起时,互相都感到愉悦温暖,但彼此从没有提及过爱。

 

他叫做,而她是

 

一个美丽的午后,敲响了的家门。

 

应声走向门口,手中拿着一本厚重华丽的杂志,一本为新娘设计的杂志。

 

!!”门口赫然站着的人使她吃惊。

 

“下午好,能出来走走吗?”很是平常。他是个害羞的人,即使和在一起。他总是用自己的方式掩饰羞涩,说话心不在焉,开开玩笑之类。

 

“走走?”

 

“一步一步,”他说,“塌过落叶,越过小桥-----”

 

“我不知道你回来了?”说。

 

“刚到。”

 

“你还在在西点吧。”

 

“还有7个多月得过。”他是西点军校的上将,此时却不修边幅,鞋也脏兮兮的,需要好好清洗清洗。

 

他伸手拿过杂志。“我看看。”

 

她伸手交给他:“我要结婚了,。”

 

“我知道,我们出去走走吧。”他说

 

“我非常忙,,”她摇摇头:“离婚礼只剩一周了。”

 

“我们出去走走的话,”低下头:“你会轻松许多,会让你容光焕发——美丽的新娘。”他翻着杂志:“一个绝对耀眼的新娘——像她——像她,”他翻着,指给她看那些玫瑰般的新娘。

 

微红了脸。

 

“那是我给树的礼物,”说:“带你散散步,我将给他一个最美的新娘。”

 

“你知道他的名字?”问道。

 

“是的,老妈来信说的。”

 

“你会喜欢他的。”

 

“但愿。”坐下去。

 

“怎么,你的休假不够长吗?”她问道。

 

“休假?”他正研究一套讲究的婚嫁器皿:“我没有在休假。”

 

“啊?”再次吃惊。

 

“我现在是所谓的A.W.Q.L。”新一略带俏皮。(A.W.Q.L即未经许可,擅自离开)

 

!不会吧!”西点的校规之严,她是知道的。

 

“我得看看你的和服款式啊。”他说:“而且,我打算送你们一套银器----像这样。”

 

,说实话——”她急了。

 

“我想出去走走,”他站了起来。

 

“啊,你说你擅自离校,是骗我的对不对?”

 

轻轻模仿警笛的声音,抬起了眼眸。

 

“你怎么回来的,?”她有点生气了。

 

他伸出拇指,作了个搭便车的姿势。“用了2天。”

 

“你妈妈知道吗?”

 

“我没有去见她。”

 

“那你来见谁?”

 

“你。”

 

“为什么是我?”惊异了。

 

“因为我爱你,”他说,“现在可以去走走了吗?”他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踏过落叶,越过小桥-----”

 

于是他们去散步了。在落叶铺金的树林里。

有点恼怒,几欲就要滴下泪。“,这完全不象话。”

 

“怎么说?”

 

“你在一个多么不合适宜的时间说你爱我,”快速地说:“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她停下脚步。

 

“不要停下,继续走。”

 

“不,”坚决地:“到此为止。一步也不走了。我本来就不应该和你出来。”

 

“应该的。”

 

“我应该把你踢出屋子。如果有人听到你刚才的话,在婚礼一周前……”

 

“他们会怎么想?”挑挑眉。

 

“他们会认为你疯了,或者说你是个混蛋。”

 

“为什么?”

 

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样说吧,对于你的壮举我实在是受宠若惊,”她说,“我不能相信你真的无故离校,也许你的确是;我也不能相信你爱我,但也可能你真的是——可是——”

 

“是真的。”很平静。

 

“好吧,就算吧。”轻轻叹口气:“我也很喜欢你,。作为朋友。真的很喜欢——但是太迟了。”她退后一步,望着他:“你从来没有表示过。”

 

向她走去,她轻轻再次退后:“我没有说你现在应该补偿。只是这一切太出乎意料了,我根本没有想过。”

 

“继续走吧,来。”

 

“你希望我会作出什么反应?”

 

“我不知道,我以前又没作过这事。”

 

“你认为我会转念向你?”

 

“可能是吧。”

 

“那么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我没有失望啊,”慢慢走着:“我根本不抱期望。这样就足够了,和你走走。”

 

再次停住脚步:“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吗?”

 

“不知道。”

 

“我们握别,像朋友一样道再见。”顿了顿:“这就是下面的事。”

 

点了点头,“好吧,”他说:“不要忘了我,不要忘了我爱你。”

 

不自觉的,兰落下泪来。她转过身来,背对他,看着两行悠长而齐整的树木。

 

“这是干什么?”

 

轻咬着嘴唇,用力地握着拳:“你没有权利——”

 

“我必须知道。”

 

“如果我爱你,我早就会让你知道。”

 

“是吗?”

 

“你肯定会发觉的,你是个聪明人,而且……我一向不会很好地隐瞒。”嚅声地说。

 

凑近了脸,注视着的神情。紧张地别过眼,认识到自己很难成功地掩盖过去。

 

这一刻,看见了爱。

 

他轻轻地吻了她。

 

“你……这是干什么!!”慌乱地推开他。“混蛋!”

 

“我?”

 

“你不该那么做!”

 

“你不愿意吗?”偏偏头。

 

“你到底准备怎样,是想引起大骚乱吗?”咬咬牙。

 

“我说过啊,我不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

 

“我们说再见吧。”

 

他轻轻的皱了皱眉,“好吧。”

 

“我得说,我不讨厌你的吻。”有点难以启齿:“很……喜欢。我会一直记着你的,,再见了,多保重。”

 

“你也一样。”

 

“谢谢你,。”慢慢的微笑了。

 

“30天。”

 

“什么?”不解。

 

“我会被禁闭30天,”自嘲地:“一个吻的代价。”

 

“我——我很抱歉,恩,对不起,并不是我没有要你……”

 

“我知道。”温和地笑笑。

 

“你当然不会得到英雄般的欢迎拉,做这种傻事。”恢复了顽皮。

 

“做个英雄肯定很好,”转过脸:“树是英雄吗?”

 

的笑容消失了:“可能吧。”她没有察觉到又一轮的谈话开始了,再见的事情被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真的爱他吗?”

 

“当然!”气愤地大声道:“不爱他怎么会嫁给他!”

 

“他很好吗?”

 

“是的!”她停下来:“他人很好,有许多许多优点,是的,还有许多许多的缺点。但这不关你的事,我爱他。”激动了。

 

“对不起。”低下头望着她。

 

他再次吻了她,吻落她几欲夺眶的泪水。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一个很大的果园。

“我们怎么走了这么远,?“惊异地四下望望,眼前是童年时代就已熟识的果园。

“一步一步走来的,踏着落叶,越过小桥。”

 

“然后来到了这里。”怔怔地。

 

这时,附近盲人学校的钟声响了起来。

 

“盲校的钟声。“说。

 

“盲人学校的……”有点困倦地摇摇头:“我想回家了,。”

 

“说再见?”

 

“每次这个时候,我好象都会被吻。”

 

在一棵苹果树下的草地上坐下,“过来坐下吧。”他说。

 

“不要。”

 

“我不会碰你的。”略觉好笑。

 

“我可不相信。”孩子般的撇撇嘴。

 

她坐在另一棵树下,离新一约5米远。她闭上眼睛。

 

“梦见树?”

 

“什么?”她睁开眼。

 

“梦见你的如意郎君?”

 

“当然。”她作了个鬼脸,再次闭上眼,在脑海里勾勒了一下未婚夫的身影。

 

打了个呵欠。

 

树上的蜜蜂嗡嗡地忙着,几乎要睡着了。当她开眼时,发现不远处的已经熟睡。

 

她轻轻走过去坐在他的身旁,深情地望着那张孩子般的睡脸,倾注了灵魂般地凝视。

 

这时,苹果树的影子已经东移。钟楼的钟声也再一次地响起。

 

“咕咕——咕咕——”树上的鸟儿开始唱晚。

 

不远处的汽车引擎点了又熄,熄了又点,重复在这静谧里。

 

她看了看天,然后跪坐在他身旁。

 

?”她轻声道。

 

“恩——?”他睁开了眼。

 

“晚了。”

 

“你好,。”他说。

 

“你好,。”

 

“我爱你。”

 

“我知道。”

 

“晚了。”他说。

 

“晚了。”她说。

 

他站了起来,伸个懒腰:“很愉快的散步呢。”他说。

 

“是啊。”

 

“在此分别?”

 

“你会去哪儿?”问道。

 

“回校禁闭。”

 

“保重。”

 

“你也是。”他说:“嫁给我好吗?”

 

“不。”她说。

 

他笑了,深深地注视她好一会,然后快步离去。

 

看着他在两行树翳中渐行渐远,眼中浮起氤氲。

 

她想,如果这时他停下,转过身,如果他再一次叫她的名字,自己会毫不犹豫地奔向他。她别无选择。

 

就在这时,远处的背影停下了,他真的转过身,真的再一次叫了她的名字:“。”他呼唤道。

 

眼泪瞬间迸了出来,她向他跑去,紧紧地拥抱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