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子与鸟

     笼子遇到那只鸟纯粹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
     那是个很美的黄昏,如同许许多多的黄昏一样.可是笼子却觉得那里有些不同寻常,
     不是熏香的晚风,不是绚烂的落日,也不是从下午就弥漫在空气中的那支动人的曲子.
     笼子只是有种异样的心情,有别于一直以来的宁静。
     接着鸟儿便出现了。
     笼子并不惊奇,它曾见过许多鸟儿,或者在远处交头接耳地呢喃,或者看到它便“吱”地一声绝尘而去。
     它知道它并不讨它们地喜欢。
     可是这只鸟却不一样。它歪着头上上下下地大量着笼子,满眼的好奇。
     于是,夕阳最后的一抹余辉消失之前,它们成了朋友。
     一整夜,笼子都觉得听好笑。真是一只涉世未深的鸟儿,蛮可爱的。
     不过它又想,不久鸟儿便会了解它,然后离去的。
     有一丝惆怅泛起,转瞬便消息了。笼子想,谁叫我是只笼子呢。
     它已经过惯了沉积的生活。因为它很久以来都是一只被遗忘了的笼子。
     第二天,鸟儿如期而至,它清楚的鸣叫驱散了许久以来的安静,笼子却觉得从未有过的快乐。
     第三天,第四天……日日都能看到鸟儿轻盈的丽影。
     夜晚来临的时候,笼子开始觉得心里有些许牵挂。
     终于有一日,一直到天边升起第一颗星辰,鸟儿也没有来。
     笼子想,它知道了,它不会再来了。快乐的日子会一去不返了。可谁能说沉寂不是一种幸福呢.
     但是,似乎是同以往一样的日子,笼子却再也无法平静。
     他觉得时间变得好慢了,天空变得远了,连日月星辰都失落了光华。这一切都被近旁的一株柳树看在眼里。
     它说你真傻,它是一只鸟,而你是一只笼子。它有鲜活的生命,你虽然存在着,却并不拥有片刻生命的权利。
     它是自由的化身,而你却是束缚的象征
     它说我这么大的岁数了什么都知道,听我的没错。
     它说……
     笼子想,这些我都知道啊,可是……可是什么,它没有想出来,于是它什么也没说。
     然而,笼子最后一丝希望泯灭之前,鸟儿却出现了。
     当它清晰的身影飞临,笼子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鸟儿说它不小心被一颗子弹蹭伤了,休养了好久。笼子看到它尚未痊愈的脚踝,隐隐地心痛。
     然而它终于说,我是一只笼子,是用来关鸟的那一种……笼子。
     鸟儿说,我已经知道。
     然后,沉默。
     沉默之后鸟儿问,你会关我么?
     我不会,可是,我却希望你……永远都在我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笼子很艰难地回答。
    鸟儿微笑了,我会的。因为你对我而言,更像是一件温暖的房子,而不是一只冰冷的笼子。
    自由跟爱情并不是相抵触的,它们可以完美地结合。
    不可言喻的幸福充满了笼子的心。它想,鸟儿总是很天真的,这回却挺成熟。
    它懂得这么深奥的道理,甚至连很多聪明的人都未能领悟的道理。
    于是笼子跟鸟儿很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早晨鸟儿会去寻一些小虫果脯,再自由自在地再无限地蓝天上纵情飞翔。
    傍晚回来,便哼唱起悠扬地旋律,点缀每一个美丽如同往昔地黄昏。
    夜深了,鸟儿就依在笼子中皎洁地月华里甜蜜地睡去。
    然而,世事大抵并不如此。所以,有一天,主人发现了搁置了许久地笼子里安睡地鸟儿。
    笼子听到主人们地谋划,要怎样夺取它最心爱地鸟儿。然后它被无情地锁住了。
    笼子想,是的。这样它就会一只待在我身旁了,可是,它却失去了自由。
    自由可以跟爱情很完美地结合,可是失去了自由,爱情大抵也不会存在。
    而鸟儿地爱情,对笼子来说是多么地重要。
    如果能把前世万世都换作鸟儿地自由,换作今生快乐的相守,该多好啊。
    虽然笼子一直想下辈子做一棵树,鸟儿可以在它的肩头自由地鸣唱。
    可是,不能够。
    ……
    笼子深深地看地看了鸟儿最后一眼,然后闭起眼睛祈祷。
    有两颗星滑落,晶莹剔透。一颗轻轻地落在鸟儿身上,另一颗则落在笼子里,一转眼都变得璀璨无比,如新人们交换地钻戒。
    再见了,我地爱,希望来生我们能够找得到彼此。
    笼子说了最后地一句话,然后四散裂开了,最后地它任然不忘记轻轻地坠地。
    鸟儿依旧安然地睡着,它梦见笼子变成了一棵树,伟岸挺拔,而它就在枝头快乐地欢唱,永生永世。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