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的诅咒

  “谁扰乱了这位法老的安宁,死神将展翅在他头上降临。”
——图坦卡蒙的咒语

  “简是我最好的朋友。对我来说,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失去她。”琼说。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被诅咒的死亡更可怕的了。但在我活着的时候,琼是我最好的朋友。”简说。

  简,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深棕色的卷曲的长发,苍白的皮肤,在除了琼以外的人看来是个很少说话的孩子。琼和她完全不同,她是一个开朗快乐的十岁的小女孩,有着阳光一样温暖的金色长发。琼的家离简的家最近,所以她们经常一起玩。简说,跟琼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也会变得幼稚起来,也会很快乐。
  琼很喜欢到简的家里去玩,因为简不想到别人的家里去。会有很多陌生人在啊,简对琼解释说。你的胆子真小,琼笑着说。
  琼喜欢把简的家称为吸血鬼城堡。听她这样叫着“简,我今天又要来吸血鬼城堡探险了哦”,简对着电话,浅浅地一笑,但话筒很冷,和整个房间一样。
  “好奇怪哦,我每次来你爸爸妈妈都不在啊。”琼说,阳光从窗户中射进来,洒了一地的,天真的声音。
  “是啊。爸爸在我十岁的时候就死了,妈妈是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死的,后来我就一个人住在这里,他们给我留下的财产已经足够了。我的还活着的亲戚从来不到这里来,总是寄一些东西来。他们说这里是不祥之地……”然后简努力地变回到和琼说话的一贯语气,调皮的明亮的眼睛,“所以说,琼,我们就可以放心地……”
  “自由地玩了!——简,我们来玩捉迷藏好吗?”
  “好啊。那么石头剪子布吧,赢的人去躲。”
  “不好,不好,跟你玩石头剪子布,我一次都没赢过,而且你每次藏那么隐蔽。这次我要藏,否则太不公平了。”
  “好吧。如果被我找到的话,你又欠我一颗糖了哦。”
  “知道了。不过如果没找到的话,你就得从我欠你的47颗糖中减去一颗。”
  “没问题。那好,我要开始数了……”
  琼马上轻手轻脚地走开了。她本来打算躲在楼梯下,但马上又觉得不太安全,所以她沿着一条狭长阴暗的走廊走进去,她记得以前和简玩捉迷藏的时候,简从来没有躲在这里过。光的触手在走廊的入口无力地挣扎,无法触及,最深的地方。瘦弱的亮光从很高的小窗口中射进来,黑暗涌上来的时候,那束光就吞噬掉一点,一切都在浮动,光与黑暗。
  她走到最后一个房间。她想进去。她伸出手在门上摸索着,门上有一行凹下去的字。她勉强地把它读出来:“谁扰乱了这位法老的安宁,死神将展翅在他头上降临。”
  “是图坦卡蒙的咒语……”琼呆住了。她很快又想到那不是原版的象形文字,而只是译文。于是,恐惧减少了一点……但是为什么……这个房间……
  她找到了门把手,使劲地转动,但是,门是锁住的。
  “琼……”简的声音,就在她的背后。
  琼慌乱地松开手,转过身,黑暗中苍白的脸。
  “居然还是这么简单就被你找到了,本来我想躲在那个房间里面的,居然打不开,可恶。呵呵,对了,那门上面的字是什么用的?”
  “那是图坦卡蒙的咒语……”简出神地看着门上深陷的诅咒,声音在黑暗中迷失,然后看着琼的眼睛,“这是我们家族的秘密。琼,你以后不要接近这里,也不要问了。”简的声音很冷,也很暗。

  琼有一个很美丽的小花园,但简的花园里只有一些枯瘦的野草。
  有一次,琼跟简说,你应该在花园里种上很漂亮的花才对。简说,为什么说应该。琼看着简苍白的脸说,这样就更像童话中的公主的城堡了,我一直觉得,简,你和其他的人都不同,就像一个躲起来的公主。躲起来的公主?嗯,就像捉迷藏的时候一样躲起来。
  “简,那是什么?”琼看到简在花园里浇水。简的花园里有她种上的一棵看上去很特别的植物。
  “是玫瑰啊。”
  “怎么跟我看见过的玫瑰不一样?”
  “这是我的叔叔从他那里寄过来的,但是情况好象不太好,都开始枯萎了呢。”
  “我可以把它弄到我家去养吗?我会让它活下去的,我保证。”
  “真的可以吗?”
  “是的,我发誓。我们一起把它挖出来吧。”
  “好。”简说。

  “简……我是琼。对不起,简,它死掉了。”两个星期后,琼的电话。
  “什么死掉了?”
  “那个花……玫瑰……”
  简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苍白:“琼,你……”然后突然的激动又平息下来。“如果不能做到,就不要许诺。”简丢下这样一句话,放下话筒。话筒很冷,整个房间也很冷。简站起来,走开。以后再没有跟琼说过什么话,第一次这样,整整一个月。
  直到有一天,在电话连续响了三分钟以后,简不耐烦地拿起了话筒。
  “简……我是琼,我现在在医院。你过来,好吗……”简没有等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电话又响起来。
  “简……我是琼。我把欠你的糖还你,好吗?”
  简说:“好。”突然发现自己在第一次挂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而且在第二次挂电话的时候也非常后悔这样答应她,简最恨吃糖了。

  “琼……”
  “坐下来吧,简。我妈妈刚走,所以说呢,我们可以放心地自由地玩了……”
  “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生病了,而且很严重,有时侯醒来就发现自己又在急救室里,我就是不喜欢急救室里那个看了就头晕的灯。这些是给你的糖,我数过了,48颗。”
  “欠了那么久居然没有利息……”
  “呵呵,利息昨天被我吃掉了。”她努力地恢复和简说话是惯用的语气,调皮而明亮的眼睛,然后沉了下去,“简……你说我会死掉吗,简?”
  “……你不会死掉的,琼……”
  “真的吗?”
  “是的,我保证……我发誓。”
  “简跟我说过的,如果不能做到的话,就不要许诺……所以觉得如果听到简的许诺的话,就一定会实现,我相信……简看上去好认真……”
  “你想知道原因吗?琼。”
  “嗯。”
  “那我就给你讲一个很长的故事。对了,你应该没有一听故事就睡着的习惯吧,否则我就白讲了?”
  “你放心啦,我是很乖的小孩。”琼浅浅地一笑。
  “那就是我们家族的秘密……”简看着窗外,“我祖父年轻的时候是一个考古学家,他曾经进入过图坦卡蒙的墓穴,那句咒语,你看见过的,几乎毁灭了我们整个家族。我的祖父临死的时候,我听到他在轻声地说话,我至今还记得他在说什么,好象在和自己说话,他说:‘图坦卡蒙……法老国王……原谅我……让它结束吧……怎样才能解除咒语呢……没有任何办法,除了真诚,对王,神的代表,绝对的忠实……你在向神的权杖起誓的时候,同时接受了它的诅咒与祝福……如果做不到的话,就不要许诺,否则,死神将用他的翅膀覆盖你的灵魂……求求你,让我解脱吧,我只想解脱……你绝对真诚吗……你背叛过你的许诺吗……求求你,给我解脱……我将用沙漠之火,为您,我的王,驱赶所有扰乱你的陵墓的罪恶,我是您忠实的保护者……让你的亲人和你一起分享神的旨意吧……这种咒语将在你的整个家族中延续下去……直到最后一个也死去……’
  “我把我听到的告诉我的家人,他们都以为我在说谎,除了一个人,我的叔叔。我的父母的死证实了我的话。我的祖父和我的父亲死的时候,我每次都在葬礼结束以后问那个牧师什么叫许诺。他告诉我上帝的子民在许诺的时候就打开了与上帝通话的窗口,向上帝保证并表示渴望得到祝福,还有勇气,这是神圣的语言。然后我又问他,如果做不到会怎么样。他说,上帝会惩罚那个人。会死吗?我问他。他说,上帝是仁慈而公平的,他会让他的子民在适合他们的地方,天堂或者地域。我说,谢谢。然后走掉。我两次都问一样的问题,但他从来都是基本不差地回答下来。
  “后来我的母亲死了,同一天,那个牧师也死了,代替他的是一个比较瘦的牧师,我看到他的手就像木乃伊一样枯瘦。葬礼结束以后,我问他什么叫做许诺。他告诉我许诺的时候,神会从云间看下来,把他的祝福给那个人。如果做不到呢?他会把那个人的灵魂带去拷问。我没有必要问第三个问题了。我说,哦,谢谢。然后走下台阶。他在我背后说了一句话,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许诺。我楞了一下,站住了,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你能给我主持葬礼。然后走掉。
  “我想我有特殊的能力,可以说是感应,就像我上次能感觉到你在那个被封闭的房间前和你每次玩石头剪子布的时候都会输给我。那个被封闭的房间其实原来是我祖父的房间,也是他死的地方,他从埃及回来以后,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不能忍受阳光的直射。门上的字是他刻的,我想他当时很狂妄,在那个咒语的面前,他把那个诅咒刻在自己的房间的门上可能就是有心讽刺图坦卡蒙和他的咒语吧。但他不管怎么说,最终还是没有逃脱。
  “我想那个诅咒也快要结束了。我的叔叔,本来他和我是最后两个活下来的人,他在信里告诉我,他已经从那个诅咒中解脱了,因为他了解到事实上他不是祖父亲生的,而是祖父从孤儿院收养的,而祖父从来没有告诉他这一点。他说虽然祖父是一个好人,但他还是因为不是他的儿子而高兴得要死,我倒是没有提醒他我的母亲的死,解脱,既然也是爷爷在临死的时候最希望的,就让他也解脱吧。他在信里还发誓说那些玫瑰会开出美丽的花的。但你也知道,那个花已经在你的手里死掉了。他也死了,就在我最后一次见你的那天晚上。于是诅咒的继承人只有我一个了。”
  “对不起,简,都是因为我……那个花才……”
简好象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看着窗外,光像眼泪一样洒满了她的瞳孔:“刚才我许诺了……你知道吗?琼……我的诺言……”
  “简……”
  “这样,我们就连结在一起了,生或者死,琼……”
  “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了得到神的祝福啊……”简回过头来,看着琼的眼睛,“你会活下来的,我也会活下来的,我们都会活下来的……我发誓……”眼泪在简苍白的脸上干枯,就像木乃伊的诅咒一样,在明亮的空气中被粉碎。

  “简是我最好的朋友。对我来说,最可怕的事就是失去她。”琼说。
  “琼是我最好的朋友。对我来说,最可怕的事就是失去她。”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