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雪

作者笔名: 落羽

今天没有课。同学们因为感恩节的关系,都回去了,另外留下的也各自成群结对地离开校园,诺大的一个地方,就这么不知不觉地冷清了下来;天,也悄然无息地吹起了雪。

我抱着白色大衣和Carlos并肩走着,细微地感觉得到每一片落在我美丽黑发上的雪花,还伸出舌头,去吻飘在我面前的它们。

“我和爱伦娜,吹了。”他无意间提了一句。手还是插在口袋里,穿得不怎么多的他,好象一点也不冷。所以我一直认为他是怪胎。

“哦,”我把舌头缩回嘴里才说得出来,“终于,”真正的心情免不了泄露出来,有点松一口气的幸灾乐祸。

我发觉你好象不怎么喜欢她,”他不温不火地说,一点也没有因为我不够朋友的态度而生气。

我接了一片雪在手掌心里,仔细端祥,“废话,她是我喜欢的类型吗?”

“我知道我知道,”他闲闲地接口,“她对你不太友善,而且也有很多坏习惯。”

“我请她在学校café吃饭,她竟然以不屑的口吻说,‘这种地方我是不踏足的。’我真是搞不懂,她摆个什么架子!”我想起来又有点牙痒痒的。

“她却实比较挑剔。”他偏袒地说。

我却很坏地继续说下去,“而且,她忘了生大脑了!”

“啪”地一声,我把手掌中的雪花夹在两手之间,化了一滴水。

他没有为我刻薄的话感到惊奇或者不快。他知道我是这样一个爱恨分明的人。

有时候,我觉得我是一个很愚蠢的人,一根肠子通到底(大概婴儿时期没有发育健全),口无遮栏。我看了他一眼,或许我应该改变一点,否则即使他不介意,别人还是会的,虽然我本意并不坏。甚至,我根本没有什么本意可言。

“那么,你是不是失恋了?”我抑不住好奇问道。管它什么礼貌不礼貌。

他垂着头专心地看着一片片初落的雪花在他鞋下消失,“算得上是吧。”

“哦…… ”我拖着长长的音节,“那你怎么没有失魂落魄?”

他看看我,“你说我应该么?”

“当然不应该,这种人根本不必留恋,”我教导他,低下头去偷偷地笑。

“你看看谁来了?”他有点复杂的声音使我略微诧异地抬起头。

在茫茫细雪中走出一个人,一边笑一边叫了一声:“Kory!

Tony我忍不住孩子气地叫了起来,张开了我的手臂。他走近后轻轻地抱了抱我。我问:“感恩节你没回去?”

“姐姐出嫁到卡加利,因为怀孕今年不回来了。我回去也算不上什么团圆,正好省下一张机票,”他笑着说,“我知道一个很有趣的地方,今天去玩好吗?”

“什么地方?”我看了一眼Carlos,飞快的。他只是冷静地看着Tony

Mackintosh Ranch。先带你去骑马,然后再去参加今晚的乡村舞会,怎么样?”他满脸笑意,在这个雪天,竟然变得有些不真实。

“嗯!好啊!”我很兴奋的点头,拉着Tony走向他停在不远处的车。

Carlos,再---见!”我又回头向Carlos,仍旧站在原地的他,大叫了一声,“感恩节快---乐!”不等他的反应,又转身跑向为我开了车门的Tony

透过带有薄薄雾气的车窗,Carlos伫立着,在越飞越浓的雪花中,渐渐被Tony的侧脸,取代了。

那一夜,我披散了头发回来,走的每一步都象在跳跃着,踩在深深雪里的脚却好似踏在厚厚云朵上的轻飘飘。白色的雪从深蓝色的夜空中钻出来,躺在地上,还有被重重的白压得低低的树枝,美得过分。

CarlosCarlos,开开门嘛Carlos,”我急吼吼地按着他大门的门铃。

夜晚,慢慢转冷,我一边呵着气一边抱紧了大衣。

门懒洋洋地开了。Carlos的脸,就在门边。

Carlos!”我一下扑到他怀里,“我太开心了!你猜Tony跟我说了什么?”

“什么?”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感得到他的身体硬绑绑的。

“他说……,说他喜欢我,要我做他的女朋友呢!”隔着大衣,我狠狠地抱紧他,把凉透的脸正正好好地埋在他脖子和肩窝之间,吸着他身上熟悉的,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

“哦,那么我恭喜你。” 还是冷冰冰的声音,和他身上的温暖格格不入。

“咦,你这是怎么了?”我将脸和他拉开距离,想在他脸上找出一点讯息。“是不是因为我突然离开让你生气?”

他拒人于千里之外地耸耸肩:“或许吧。”

“对不起嘛,那时我太兴奋了,是我不对。”我道歉。

“无所谓。”他看了我一眼,眼神复杂,读不懂。

“那什么有所谓?你不要这样冷冰冰的对我嘛!”我半真半假地说。

“你认为他对你是真心的?”他忽然问道。

“当然啦!否则他干什么要我做他的女朋友啊?”我翻了翻白眼。

“那你认为我对你呢?”又问。

“你对我最好了,是不是?我们认识都快五年了嘛!而且,每次我不开心,或者遇到麻烦的时候,你都是我的避风港,这根本不用说了嘛。”我捧着他的脸,嘻皮笑脸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他忽然盖住我在他脸上的手,淡淡地说:“如果我说我喜欢你,要你做我的女朋友,你会怎么样?”

我一呆,“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喜欢Tony的。”

他的声音更淡:“我想也是。”他轻轻将我推开,“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我拍拍他的肩膀,“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个的。”

“哦,”又是一声哦。

我放开他,夸张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整个肺顿时温暖了起来,“我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门关上了,我又置身在茫茫的寒冷中,任雪花包围我。

一场又一场雪随着一页页日历翻去,转眼间,橱窗内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红心,赤裸着婴儿肥的丘比特随处可见,那支不长眼睛的箭漫不经心地搭在为丘比特订身制做的弓上,不晓得又会在什么时候穿透谁的心脏,流出的血,为那支箭再添上一层新得发涩的红。

又下了一场雪,没完没了地缠缠绵绵地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和第一场雪相比之下却少了激动,多了厌倦。那雪也疲乏,白得无力马虎,一片一片叠在一起,都是敷衍的气质。

放在桌上的摩卡,杯沿边残留着浅浅的咖啡印,银勺上的咖啡迹已经慢慢干透,分针滑过的同时,伺者又在我空置的杯里倾注了热热的咖啡,不经意的眼神滑过我,静静细细地数着堆在竹编篮子里面包上布满着的芝麻粒。

“抱歉,我晚了。” Tony带着珊珊来迟的冷空气坐在我的对面。

“没关系,”我甜甜地笑着,“要什么咖啡?”

“黑咖啡吧。”他木木地回答。

“哦,喝那么苦的?”

“嗯,没有关系的。”

“怎么会晚到的啊?”我一边帮他的咖啡加糖一边问。

“嗯……看书看得忘了时间。”他示意只要一勺糖。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要奶精吗?”

“不了,谢谢。”他摇头,显的心不在焉。

我拍了一下桌子,试图调解气氛,笑道“情人节了哦!我有东西要送给你,嗯!透露一下哦,你应该是挺喜欢的!”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得出悉心包装好的礼物盒子。

“……Kory,等一下,”他面有难色地手按在盒子上,“我有话跟你说。”

“等开了礼物在说吧!”不祥的预感,我逃避地把盒子放到他面前。

Kory,我们分手吧!”他看也没看盒子一眼。

“……”

他的轻描淡写和毫不回避,让我觉得全身发痛斥。试着去触碰他的眼神却只抓住那个冰冷的空间,象雪,腐融入我的骨头。

我只是直愣愣地瞪着他。

他避开了我的眼神,看向窗外:“浪费时间没有意思。”

“真的吗?”差了一点,就要把舌头咬破了。身体里的血,也不晓得逃到哪里去了。

Ranch那天,你很美,所以我冲动了。”解释说。

“假的……”我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喜欢我的。”

“有,那也是以前。时间一过,不算数了。”他无情。

热咖啡的袅袅浮到我眼前,唯一在那一刻动着,熏得我眼眶里,染起了呵出的雾气,又凝结成……是雨吗?

我抬起头,看向那个摆钟的针,逃避那个迫近的崩溃。

秒针不走了,分针停了,时针,断了一截。

我又看到他的眼神。搜寻不道德愧疚,空洞的,无目标的,唯一锁住的东西就是外面的雪,急速降温的冰冷,使雨冻结成雪片。

不让它下雪。只是狠狠地呆着,瞪着印有牛仔的礼物包装纸。

什么钟点的时候,他走了。

慢慢地,笨拙地,解开礼物的带子。

Ranch那天,他喜欢上的牛仔帽。

Bradley, come,”我叫了一声伺者。

Yes?”他走来。

For you, ”我简短地将帽子戴到他的头上。我知道这个从Saskatchewan来的农民的儿子一定会喜欢这个的。

But, Kory……”他不确定地望着我,手已不听使唤地摸着帽子。

As long as you like it,”我告诉他,拿起竹篮里的一个干硬面包,擦身与他而过。

Happy Valentines,”临走时说。

Same to you!”他的声音传来,“Thank you, Kory, thanks!”喜悦,藏也藏不住。

一个人来到中央公园,也不管长条凳上的雪,无知觉地坐了上去,让雪花埋过小腿,慢慢撕开被手指深深插入的面包,抛到雪地上,等着……却是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雪,什么是屑。

雪的颜色,好象变了,变成红色。

是我的血吗?被Tony放出的血吗?

本来,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温柔的人,实在是想不到,他可以做得那么不留痕迹,那么简单。简单得好象,我和他之间,只是一场冬天的雪,美丽,只在那一瞬间,随之而来的,就是融化和消失。

而在我眼前的红色的雪,更是一个幻影,一个以为拥有,却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就象Tony对我的感情一样。

真是悲哀。我用手抹了抹脸。

一直坐到天空越变越深,手中一无所有时,才离开。

那扇门,被冷落了好久,淡黄色的隔离,让我害怕,不敢靠近。

门前那盏灯,却被点亮,就在那一刹那,又是那个熟悉不过的身影。

冷藏的雨,倾倒在他身上,让他湿透。

只听那句话,“想哭就哭吧!”

就让它下雨吧,在避风港那儿下雨。

/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