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哥哥


“小翼,别玩了,去把杂物房收拾一下,顺便帮我把工具盒拿上来。”

“知道了。”下楼的声音,“咳、咳……舅舅你到底多久没收拾这里了?怎么这么大的灰呀。”翻东西的声音:“咦?这是……”

发黄的照片随灰尘落下,那里有一对幸福的夫妻,那是小翼的亲生父母,妈妈的手上,抱着一个哭闹着的男婴,而照片的背面写着:“1985年8月8日,桦儿出生,与之和照于上海。”

……

“干杯!”地下室里,我们每个人都举着一个酒杯。比赛赢了,虽然早已在预料之中,可是每个人都很兴奋。

“等一下我送你回家。”凯轻轻的碰了碰我的肩膀。

“嗯。”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了身边的温柔,习惯了每天被送回到公寓,习惯了那件带着一点温度的棕色大衣和那迷死万千歌迷的声音。

“喂!小翼,凯,大家都这么熟了,你们一个键盘手,一个歌手,什么时候也来谈谈恋爱呀?”

“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们很明显是在谈恋爱吧,那有朋友间这么温柔的?”

老大他们几个又再开我们的玩笑了,与凯相视一笑:“别玩了,我和凯只是合作关系加好朋友而已,他就像我的哥哥一样,何况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很奇怪呢,每一次听别人说到我们的事,或者在必须要直视凯的眼睛的时候,我总会不知不觉的把我的男朋友抬出来,否则总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呢。

“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开工呢。”

“知道了。”每一次,都会在公寓门口下车,却很有默契的从没让他进去坐坐,他也没有开口过。

认识凯,是在一年前。说起来好笑,因为一次乌龙事件,我听说了他在演艺界的艺名——桦。小时候无意中从一张照片上得知我有一个叫桦的哥哥,后来就一直在寻找,可是找了十多年也没有音讯。于是就想去问问,碰碰运气。没想到在后台遇上工作人员,竟被误会成了代替键盘手的临时人员,然后误打误撞地弹了一曲之后,便被老大看中,加入了他们的乐团。最后却发现桦并不是他的真名,而且生日也不对,所以就放弃了。

之后我就一直在这里,一边工作赚钱,一边找哥哥。每一天,我弹琴,写曲,凯就唱歌,乐团里就只有5个人,他,我,老大是经理人,还有一个吉他手,以及一个灯光控制的人。就这样5个人,唱着唱着,竟然出了名,然后我们就到各地巡回演出,赚了钱就大吃一顿,或者到世界各地去旅行。

虽然我和凯的传闻传的满天飞,但我一直很肯定的说自己不会爱上他,我只当他是哥哥,因为我早已有了我的男朋友了。

而世事总是让人难以预料的。就在那天晚上,我打电话到我男朋友的家,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女孩子。而我知道,那个电话就在他的床头。那个女孩直接表明自己喜欢他,后来还说了一些话,但我不清楚她说了些什么,只是我为了确定而要求与他谈话的时候,他甚至不需要解释,只是说了句:“对不起。”

我记得我当时什么表情也没有,很冷静,冷静的不像自己。我说:“哦,知道了,那你们好好玩吧。以后别忘了请我喝喜酒哦。不过说不定我会找到更好的男孩子,然后比你们先结婚。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怎样?”

然后他就一直安慰我,一直说了好多话,可是一直到挂上了电话,我也只是感觉好笑而已。

或许在他的眼中,我是在逞强,也或许他原以为我会哭得像泪人一样吧,但无论怎样都好,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那一晚,我没哭,而是跑去酒吧喝酒,喝到很晚,一直到别人打烊,才晕乎乎的跑出来。也是那一次,我才发现从来不喝酒的自己酒量原来这么好。虽然头很痛,但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当时并没有醉,因为如果喝醉了,那就不会心痛了,也不会那么清醒……

之后我莫名其妙的走着,找了辆计程车,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说:“随便,你停车的时候我付钱就行了。或者你边开车我边想去哪里呀。”

结果那个司机以为我是疯子,不理我就开走了。我只好一个人走,走了四个小时,发现自己停在凯的家门口。到底是我有意地去那里的,或者只是不小心走到的,我到现在也弄不清楚。只是我从来没去过他家,每次都只是看到了大门口就转身了。

我拨了个电话,对凯说:“我现在在你家门口,身上没穿衣服。有兴趣请我喝杯咖啡吗?”

刚说完就听到砸电话的声音,1分钟后就看到凯冲下楼,发疯一样地站在我面前。我忙笑着秀给他看:“这你都被骗?放心,天气这么冷,我不可能不穿衣服的。”

可是他却什么也没说,面无表情地把我抱上楼,扔在他的沙发上,帮我调了杯醒酒茶,我没告诉他自己并没有醉,因为我相信这样说了一定会造成反效果,说不定还会被当成醉酒的疯子呢。而且,或许我真的有点醉了,因为我似乎看到,在凯那一向温柔的笑脸上,居然会有一种愤怒,或者,应该说是担忧吧,也或许,两种感情都有。

“没关系啦,我只是和我男朋友分手了,无事可干,所以喝了一点酒而已。”不等他询问,我就主动坦白了。虽然凯一向是那样的温柔,有趣,可是他认真起来,生气起来,也会很可怕的哟,这是我一向的感觉。即使,我实在想不出,当时他有什么道理会生气,但就是有这种感觉。或许他会气我占了他的沙发吧。

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虽然只有一秒,但我却看到了。

“我想吻你。”他突然说。

我说:“好啊,把我的耳朵借给你,随便你吻吧。”

他说:“不行,会咬到的,我要吻别的地方。”

我问:“哪里?”

他说:“你自己知道。”

我笑:“不会是嘴巴吧?会传染病毒。”

他有点生气了:“我没病。”

我回答:“喵~~~~~~~~~~~~。”

凯最后还是没有吻我,我想如果他那个时候真的吻了我的话,我很可能会给他一个巴掌。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阵沉默之后,他说:“是吗?你们分手了?那我当你男朋友吧。”

我没有回答,只是望着他。

他也不说话,只是等我回答。

然后好久,我感觉眼皮好重,在闭上眼的那一刻,我说了句:“好吧。”

我不清楚那两个字他有没有听到,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说出口的,还是只是脑子里想的,因为之后我就睡着了,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或许我真的是很累了吧,第一次一觉睡这么久,已经很久没赖床了呢。

一起身,才发现无力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桌面上有一张纸条:“老大那边我帮你请假了,好好睡一觉,别忘了去洗个脸”

我笑了笑,跑去洗手间,发现脸盆上挂着一张纸条:“帮你买了一套用具,粉红色的毛巾和黄色的牙刷是你的,用完了别忘了去吃饭。”

随便的洗了洗,想去厨房弄点吃的,才看到们厨房里也有一张纸条:“早餐我做好了,在微波炉里,拿出来吃就行了,不过你起来的时候恐怕是午餐或者是晚餐了。”

填饱了呱呱叫的肚子,我索性一口气看看他在屋里放了多少张纸条:

沙发旁的柜子上:“这个柜子里有游戏机,你最喜欢的那张碟已经帮你插进去了,直接玩就可以了。”

电脑上:“电脑的密码是我的生日,用户名是你的英文名字,自己用。”

衣柜里:“你的衣服昨天弄脏了,我想老大要了两件剧组里的衣服,先换了吧。”

门上贴着一个想菜单一样的东西:

“第一:不许再喝酒了。
第二,冰箱里有果汁,自己拿。
第三:等我,我今天会提前下班。
第四:别再想那个混蛋。
第五:暂时没想到。”

我想我应该是很感动吧?自己也不清楚,我当时只是大笑了一次。长桌上放着一个小狗狗形的洋娃娃,好可爱,我觉得好像他哦。拿起来好好的折磨了一下, 却突然想到自己还没有进过他的房间。他的房门虚掩着,没有锁,但我最后还是没有进去,因为这毕竟是男人的房间,我一个女孩,不方便进去的。

之后的日子里,我和凯几乎没有任何改变,每天一起工作,排曲子,一起吃饭,喝咖啡,然后下班他送我回家。只是那天我回家后,听人说我那个男朋友被人打了一顿,至于是谁打的就不知道了,但我直觉得望了凯一眼,他还是像平常一样微笑着,什么都没说。

唯一的改变只有一点,就是当老大他们开我们玩笑的时候,我不再辩驳了,甚至连直视凯的时候,我也不再逃避,不再需要抬出任何人了。忽然想起,或许我一开始就已经很在意凯了吧,从第一次见他开始,否则我不会答应加入乐团。那天晚上,我之所以会顺着自己的心,去到了凯的家里,也或许从一开始,我已经很不小心地把他当成了我的男朋友,真正的男朋友。因为,我知道,我爱上他了。

“在想什么?”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没什么呀,我只是被自己吓倒了。”

“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刚说完我就顿了一下,连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脸不红心不跳地告诉一个人我喜欢他,太可怕了!

他的反应倒是很冷静:“哦。”

“哦什么呀?你不吃惊吗?”我很奇怪他只是这样的反应。

“不啊。”他坏坏地笑了笑:“因为我在很久以前就猜到你会这么对我说呀。”

“不会吧?多久以前?”

“不记得了,大概有一万多年了吧!”做沉思状。

“你耍我呀?”

……

然后我们就开始交往了,那一个月,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只羡鸳鸯不羡仙,幸福,末过如此。天堂,也末过如此。我以为故事可以就此结束,但没想到真正的好戏却才正要开始。然后,我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那天,我去他家坐坐,他问我:“对了,认识你这么久,你从没说过你的家人呢,你爸爸妈妈呢?”

“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呀,出车祸死的,我是被舅舅养大的。听说我家以前很有钱的,但具体我也不清楚。”喝了一口澄汁,发现凯一直望着我,笑了笑,我说:“别这样看着我啦,父母的死我早就已经不会心痛了,毕竟已经过了这么久,该忘了早就忘了,忘不了的,也已经习惯的不再记起。而且我舅舅一直对我好好,比亲生子女还要好的。”

“是吗?你舅舅真好。”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寂寞,不想让我看到,却被我看的一清二楚。

“你的……家人呢?他们还好吗?”第一次看他流露出寂寞的眼神,我震了一下,有一种想要抚平他的寂寞的冲动呢。

“我没有家人,如果实在要说的话,老大应该算是一个吧。我是被他从垃圾堆捡回来的,所以我连我家人叫什么都不知道,连我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他望着我,而那时我正瞪着他,他笑了笑:“算了,对了,要不要看我家人的照片?我有哦!”

“怎么可能?你不是被捡回来的吗?”

“是啊,老大捡我回来的时候,我手里拿着一张底片在玩,后来他一时兴起洗出来,发现是一对夫妇抱着我,我想那一定是我的父母吧,过来,我拿给你看。”

“嗯。”他拉着我的手,我却不自觉地紧了紧,心中没来有的空了一下,似乎在警告着我什么,可是,我还是拉着他站了起来,和他一起走过客厅,然后静静的推开了他房间那扇虚掩着的门。

那一瞬间,是我第一次后悔自己的选择。他的床头,放着那张照片,是那样的熟悉,熟悉的印在我的脑海里,十年来没有一天忘记过——

一对最幸福的夫妻抱着一个哭泣的小孩。唯一的不同,只是上面没有了那几个字而已。

他笑着向我介绍:“就是这张照片,我小时候很可爱吧?”

“是啊,很可爱,就和我一样可爱。”我望着他,呆呆的,好久,才说:“这上面的两个人,是我的父母,而这张照片上面,本来有一行字:'1985年8月8日,桦儿出生,与之和照于上海。'而照片上的那个小孩,就是我找了十年的哥哥。”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说完这些话的,然后我就狠狠地闭了一下眼睛,因为害怕有东西会不受控制的掉落下来。

“你在开玩笑是吗?”他呆了好久,才笑着问我,但那个笑容之中却有一丝颤抖。

“你应该不知道你的生日吧,那个时候告诉我的那个日期是什么?”

“……那是老大把我捡回来的日子。”

“那你现在的这个名字呢?”心中仍存有最后一丝希望,希望这是一个错误,一个误会。然后,误会解开了,我们又会如以往一样,快乐的生活着,又会像平常一样,我弹琴,他唱歌,无忧无虑的过着日子……

“老大帮我取的。”

我似乎听到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是希望吗?或者是我的心?

我以为,我会像爱情童话中的公主一样,哭着跑出他的屋子,或者躲在他的怀抱里大哭一场,然后他就会来安慰我,说是不是兄妹都不重要,只要快乐就好;我以为他会突然想出一些别的借口告诉我他不是我哥哥,然后笑着告诉我他只是在开玩笑;我以为,或许我等一下就会醒来,然后骂自己做了一个什么奇怪的梦;我以为……以为自己可以不哭的……

“那很好啊,我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哥哥了。”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我努力地想扯出一点笑容,可是还没做到之前,眼泪就掉下来了。那些晶莹的水珠,是我心的背叛者呢,它出卖了我,让我不得不很尴尬地站在那里,最后,转身离去。

转身的那一瞬间,他拉住了我的肩膀:“你是在,开玩笑……是吗?”

我没有转头,只是停了一下脚步:“你说的没错,那张照片……是我们之间最大的玩笑。”然后头也不会地走了,因为那个时候,我只能选择离去,否则背叛我,出卖我的心的就不再只是那些水珠了……

他没有追来,也没有再叫我,甚至没有再给我打电话,也没有再见我。

我曾经自大的以为可以很快忘记他,可是却不行,因为不仅眼泪背叛了,连我的心,我的脑袋,我的感觉也全部背叛了我的理智。最后,连我的手指也背叛了,每一次碰触钢琴的键盘,响起的,竟然都是他的曲子呢。我写的曲子,为他而写的曲子;他唱的曲子,他为我而唱的曲子……

一星期后,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约我去海边。

我去了,见到一个女子,他们似乎很亲热。凯告诉我,那是他的女朋友。而介绍我的时候,他笑着说:“这是我的妹妹,很可爱吧?我们失散了很多年,最近才找到的。”

我不知道当时我在想什么,除了逃开,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后来我假装很忙,离开了,却不是真正的离开,而是躲在了不远处。

或许,他真的是一个很棒的歌手,却是一个拙劣的演员呢,因为他演了一套连我都骗不过的戏,因为……不得不承认,我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更了解他,而他,也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很快,在我走后一会儿,他们就从亲热的假象中分开了,凯对她笑了笑,然后说了几句话就离开。那个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脆弱,掩饰的面孔下,那一张受伤害的脸……

我走了过去,没让凯看见,只是去找了那个女孩。她看到我,吓了一跳,说真的,当时我连自己都没想好为什么要去找她,只是自然的去到了他的身边。她呆了呆,立刻笑了笑:“小翼妹妹,有事吗?”

“替我好好爱他……好吗?”这是我在说话,可是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说完,我转过身,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已经看出这个女孩只是他演戏的道具不是吗?为什么还要这么说呢?

“小翼……其实我不是他的……”

她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突然追上来叫住我。可是却被我打断了:“我知道。但是……你们是好朋友吧?”

“我们只是好朋友。”她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还想说什么,但我却没让她说下去。

“可是他会选上你,因为你们时特别的好朋友,不是吗?”

“你知道……我们在演戏?”她有点吃惊的望着我。

“做他真正的女朋友吧,我看得出来你很欣赏他,不是吗?”为什么要说与自己意思相反的话呢?这不像我的作风呢。但是,除了祝他幸福之外,我又能做什么?祝自己的哥哥幸福,这……没有错吧?!

“我是很欣赏他,可是他喜欢的又不是我,而是……”

“那么我告诉你他的一些事吧,让他喜欢你,拜托了。你会答应他一起来骗我,应该已经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了吧。就当帮我一个忙好吗?”

她望着我,微微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好,你说吧。”

我想了想,对她说:

“他这个人,平时总是摆出一付很开心的样子,心里却想得很远。舞台上的他总是自信满满的,现实中却总是很害羞,常常会脸红。他总是喜欢在人前表现那个很棒的自己,但有时却又表演的不够好。他对身边的每个人总是很温柔,但却常常忘了对自己温柔。他睡前喜欢喝一杯牛奶,也很喜欢咖啡的苦味,却不喜欢喝多。明明已经是个大人了,却喜欢吃棒棒糖和巧克力。他晚上总是很晚才睡,第二天早上很晚才起来……”

说了好久好久,我才猛地发现自己的失态。我说得太多了,而且,我的唇角上扬着,但眼泪却偷偷的滴了下来,在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情况下。

“啊,对不起。”正想对那个女孩表示抱歉,却发现她的眼睛一直望着我身后,奇怪的笑着。

我微微转过头,却发现凯站在我身后,眉头微皱的望着我,见我看到他了,才努力扯出一抹笑容:“嗯……我的手机刚才放在她那里忘了拿了,我只是回来……”他没有说下去。

好尴尬的场面,我真希望地上有个洞,可以让我钻下去,可是却没有。“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到。”
“在我说‘我知道了’的时候!”

他和那个女孩同时说出不同的答案,但我想我知道那个说的是真话。

“那我……先回去了,再见。”我一心只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逃离……这个明知自己永远也逃不开的,偷了我心的男子……逃离我的哥哥……

“凯他……不,哥哥他就交给你了。”我悄悄地触到那女子的耳边,对她说。这是我最后能为他所做的事了,我想。我会为他祝福的,即使,每一次的祝福都无法全心全意……

再一次,我离开了他的身边,他却没有来追我,也没有叫住我……

那一个月,我辗转难眠,每晚习惯性的躺在床边等他的电话,但是那不电话却再也没有响起过,即使响起,那闪动着的号码,也不再是我最熟悉的那一个了。

最后,我们还是见面了,在一家便利店的门前。他说:“带我去见你舅舅好吗?不,应该说我们的舅舅。”

我点了点头,然后就和他一起坐上了那班回上海的车。

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一直到我们走在那段快要到家的林荫路上,我才打破了沉默:

“你女朋友还好么?怎么不一起来。”

“她不是我女朋友,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嗯。”

又一次的沉默。

“可是那天你说的话她告诉我了,所以之后她就是我女朋友了。”

“哦。”

再一次的沉默了,四周变的好静,只听的到风的声音,静得让人害怕得快要死去……

“可是我们又分手了。然后……”他望着我,说:“到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最需要你的那个人,竟然是我呢。”

我愣住了,说不出一句话。

“去见我们的舅舅吧,是亲兄妹也好,怎样也好,我不管了,我喜欢你……不,我爱你。我不想,再离开你了。”

我发现,他的脸红了

我以为我会哭,可是却发现我没有。我以为自己会感动得死掉,可是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我以为我会扑过去,抱住他,可是脚却好重,动也不动。

最后,我发现自己笑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恩,谢谢了,我的好哥哥,不,应该是说我……爱的人。”

但我没想到的是,命运就像和我开了一个玩笑,在我们终于鼓起勇气告诉舅舅整件事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凯的妹妹。

当年,我是被他们夫妻收养的孤儿,而凯才是真正的男主人。可是在一场车祸中,他们死了,我和凯却被扔出了窗外。后来,我被舅舅找到了,但他们找遍了所有地方,却没有看到凯。据说,他当时刚好被一辆垃圾车载走了……

是喜,是悠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重要的是……凯已经回来了,回到我身边了……

“在想什么?”凯从我身后走来,搂住我的肩。

“我在想,这样我不是没有哥哥了吗?”

“那么……”他坏坏的笑着:“你想要哥哥,还是要男朋友呢?”

“都不要!”我也皮皮的对他笑。

“什么?你敢!”

……

没有告诉他,至始至终,我想要的,统共也只有他一人而已,只要……他陪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