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真的爱

    几年前,我还是一个充满豪情的少年时,与清相识上因为一场误会。哪天她莫名奇妙地对我笑笑,象是见到老朋友,在我茫然无措时,还以为见到多年前的老朋友,于是微笑着说:您好!我出声后,她才忽然发现自己认错了人,面容刹那间红晕,娇羞着点头后走向车站。

    没有想到我们竟然是乘同一辆车到同一个城市。两个小时的路上,我们才算认识,她的名字叫清。

    “你怎么就如同另一个人的盗版,太像了,简直不可思议。”清有点惊讶的感叹。我笑一笑:“那就是缘分,要不我怎么知道你叫清?”

    到了那个城市,清终于变得一脸灿烂,原来她回到故居,而我却身处他乡。适逢五一假日,清带我看高楼,听水声,逛长街,游公园。回家时心中有些留恋,虽然是短短两天,心中的一根心弦还是被触动,我说:“等我一年,明年我会来这个城市的。”清莞尔一笑:“听天由命也是一种生活。”

    回来后我经常听着清送我的磁带给她写信。那盒磁带的第一首歌就是《最远的你是我最真的爱》,那时真单纯,总想在歌中找到答案。

    虽然我信如雪片,可清只是不肯回一个字,只是在新年贺卡上寄来一个放风筝的小男孩给我。我不懂清的暗示,不过心中还是有些感动。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刚好是满天大雪,清也来电话让我过去。听到清声音无力,我问特她是否生病,清沉默不语。深夜,我一次有一次地听《最远的你是我最真的爱》,心中无限凄婉。

    第二天我去看清,她显得憔悴万分,不过依旧是微笑着。清靠在床头上坐着,头发又长了许多,散散的抚上肩头,清秀的面容更加清瘦妩媚。在床边的字台上,有一把棕红色木纹的吉他。我将磁带放入录音机里,《最远的你是我最真的爱》的优美旋律在小屋里流淌。

    过了许久,清才说:“现在你的手一定暖和了,你按下录音键,给我录一盒吉他曲,那是一把红棉吉他。”我无语,弹响了自己苦练了6年的乐器。当我弹响《最远的你是我最真的爱》时,清也跟着唱起来这首歌。

    清病好转,我很快就返回故居。不过心中已经有了永远的牵挂,那就是放不下清。

    春天如期而至。清寄来一盒磁带和一封信,磁带是那盒吉他曲以及我们对话的情节,信的内容是:生活中没有长久永恒,当您见到信时,我已经是别人的新娘了。梦一般的故事请您从记忆里抹去,抹去只有天地你我才知的故事。

    天方夜谭的故事,终于讲到了一千零一夜。直到此时,十年前的那段旋律还在我心中荡漾,而我从那时起,就再也没有弹一首吉他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