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棵许愿数

    从前,某个村子里,有一个男孩子要上战场,与他许下一生的女孩为了他,每天默默地许下一个愿望,然后把一颗种子埋在湖边。

    女孩细心呵护每一颗种子,因为她深信每当种子发芽时,随着种子所许下的愿望也就能够实现。
她的好友问她许下了什么愿望,她也只是摇头笑笑不作回答。

    她所许的愿望只有一个——希望他能够平安……

    但是战争结束了……男孩子并没有回来……

    女孩仍然执著地守护着她为男孩所种下的每一颗种子……

    尽管在战争结束的五年后,村里的人都劝他放弃。

    父母替她物色了一户又一户的人家,女孩仍旧不为所动。

    终于,她的父母被逼急了,在不理会女孩的抗议之下,她的父母硬是把他许给一户城里的人家。

    女孩试过用各种方法去拒绝这桩婚事,但都没有产生效果。

    在举行婚礼的前一晚,女孩突然不在抵抗,乖乖地穿上那让全村女子都羡妒的礼服。

    家里人只道她终于想开,欢天喜地地去筹备明天的婚事。

    却不知道女孩其实已悄悄地下定决心,她要守住自己和男孩子的诺言……

    婚礼当天,几乎全村的人都集合在山丘上的教堂。

    他们都衷心祝福这一对新人,但当新娘出现在地毯的另一端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

    新娘的礼服不是白色的——它被新娘手上的血染成了红色 ……

    看着受伤的新娘,尽管新郎力排众议要娶她,但所有的男方家人都坚持着要退婚。
女孩终于得到她要的宁静,因为她被逐出家门和村庄。

    十年……二十年……四十年……六十年……早在人们忘记这段故事的时候,女孩仍然默默地灌溉她的森林,尽管她已青春不再,轻灵的脚步变德沉重,乌黑的头发早就变得花白,青春的脸庞也被岁月刻下一道又一道的疤痕,但已经不再是女孩的她仍然没有停止。

    她还是每天陪伴着她的树,直到天黑才回到自己在湖边搭的小茅屋……

    她死得很孤独,因为她的树不能在她生病时照顾她,替她叫大夫,救她的性命……

    村里的几个小伙子看着不忍心,于是几个人把她葬在湖边的一棵树下。

    说也奇怪,从那天开始,尽管其他的树都会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偶枯有荣,但只有那棵树,据说从那一天开始就不曾再掉过一粒果子,谢过一片叶子……

    仿佛周围的时间都停留在那一刻,不再流动……

    从那一天起,湖边多了一个传说——不管男女,只要能够跨越那片森林并在许愿树前埋下一颗附有自己愿望的种子,那么他的愿望一定会实现。当然,前提是他必须是真心真意的……

    听福伯说完整个故事的时候,我握住小妍的手不禁紧了一下。

    小妍仿佛了解我的心意,回握了我一下。

    其实我们都不是第一次听这个故事,几乎整个村子的年轻人都是听福伯讲故事长大的。

    但是今天的故事对我特别有意义。

    因为……我后天就要随驻守这里的军队上战场了……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回来……小妍答应我,她不会去送我,因为我离去的时候,她会站在许愿树前为我埋下一颗种子……

    但是我希望小妍不会像故事里的女孩那么傻。

    没有人需要牺牲自己的一辈子去证明自己有多么爱一个人……

    因为那只会让你爱的人更加心疼……

    “那,那个男孩子到底去哪里了?” 

    这是每当我们听完故事一定会问的问题,但尽管我从8岁问到18岁,福伯永远是用一个笑容,再摇摇头来回答我们,然后用他的拐杖撑起自己微跛的身躯,缓缓地踱步回家,作为每次的结束……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在每一次故事结束后发出同样的问题,因为我们相信福伯只是卖个关子,总有一天他会告诉我们男孩到底去哪里了……

    其实我们早已不下千万次地去臆测故事的结局,像男孩子死了……变心了……受了伤所以没有办法回来……甚至连福伯就是那个男孩的说法都出来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妄下断语,因为我们相信,从福伯口中说出来的结局,一定比我们的要更动听,也更动人……

    “我想……我可以回答你们那个男孩去哪儿了。”

    听到这句话,我们每个人都转身回望这个从一开始就坐在我们身后跟着听故事,却毫不起眼的年轻人。他大约二十上下,从福伯刚开始说故事时在我们身后的一棵树下乘凉。本来没什么人留意他,但他的惊人之语倒是吸引了我们全部的注意力。

    “怎么了?干吗直楞楞地看着我?你们不想知道后来的故事吗?”年轻人笑着说。

“想!当然想!”不知道是谁先说出了这句话,但是我想应该不会有人怪他的唐突,毕竟这个故事从小就在我们脑海和梦境中不知道回荡过多少次。终于可以在今天听到整个故事,也算是给我的临行践礼吧!

    正当每个人准备听年轻人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福伯反而说了一句话:“也该是时候了……年轻人……你跟我来……你的故事,应该是先说给她听……”

    说毕,他就拄着自己的拐杖,缓缓地向村子的另外一头走去。而年轻人仿佛也知悉福伯的心意,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默默地跟在福伯的身后,留下一脸错愕的我们……当然,我和小妍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两个很有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就偷偷地跟在两人的后面,留下了更错愕的他们。
福伯缓步走着,年轻人也默默地尾随在后,我和小妍也偷偷地跟在后面。

    福伯不时地向后看,显然不想让我们跟着他们,所以我和小妍也不敢跟的太近。还好这片树林是我们从小的游戏场所,所以虽然我们一直保持一段距离,倒也不至于跟丢了。

    走过了村子,越过了小溪,穿过了森林。

    福伯带着年轻人到一棵大树的树阴下。那是一棵很奇特的树。尽管当时已是秋天,周围的树也开始枯黄,但惟有它仍保持着盛夏的模样。

    “这……就是许愿树?”年轻人问。

    “对。这也是她为他种的树。”福伯说。

    “那么……我想我应该先介绍我自己是谁……”年轻人说着,放下了他的行囊,还有他手中捧着的坛子。

    “不用了。你来只要告诉她后面的故事!”福伯打断了年轻人。

    但年轻人只是耸耸肩,轻轻地坐在树阴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整个传说……

    其实……男孩并没有死,在战争结束之后,男孩很幸运地存活了下来……但是他并不快乐,因为在一次掩护村庄的行动当中,他发射的子弹打中了一个随同村人逃难的女孩。

    子弹打在她的背上,却狠狠地击在他的心上。

    同伴们劝他不要负这个责任,甚至有人愿意替他“解决”整件事。但是男孩都拒绝了……他不愿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而造就更大的错误,所以他决定负责……

    男孩静静地坐在女孩的床边,尽管村人对他有所指责,同伴多他不谅解,男孩都只是默默承受,因为他的心全都系在女孩的安危上……

    女孩终于醒了,他不吃不喝已五天。

    但是,女孩从此没有办法再走路——子弹击中了她的脊椎……男孩为了负责,自愿肩负起照顾这个女孩的责任。

    在战争结束之后,男孩也没有回家,他甚至克制自己不要写信回家……

    他希望女孩当他死了,那么她才可以找自己无法给她的幸福。

    受伤的女孩知道男孩并不快乐,她不希望自己的不幸带给别人不幸。男孩被她的善良感动,男孩做了一个决定——向她求婚……

    就这样,他们结婚了。

    时光飞逝,转瞬间这一对新人已经是一对老夫妇了……

    尽管年老的两人行动都有所不便,但他们仍然相互敬爱、扶持……

    直到老爷爷死去的一年后,当老奶奶在整理他的遗物,不经意地翻阅他的日记时,才赫然发现老爷爷根本不曾忘记过曾经的那个女孩……

    老奶奶没翻一页,就哭一次……她心疼老爷爷的苦心,他明明就不曾忘记过那个女孩,却为了老奶奶而留在这里,而且不曾在她面前显露过他的一丝痛苦……但是在日记里,他对女孩的思念却深刻到令人心痛……也许他真正心爱的是那个女孩,但他却没让她因此受到一点委屈……

    老奶奶决定要把老爷爷送回故乡……

    她累了他一辈子,是该让他回去的时候了……

    “就是这样。”年轻人从包袱里拿出了一本日记。

    “这就是他用对女孩的思念写成的。另外,我还有一句话想说。”年轻人说。

    “老爷爷他,到死也没有背叛女孩……他虽然和老奶奶结婚,但是老爷爷从未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我也不是他们的孙子,我只不过是一直受他们照顾的孤儿罢了。”

    “原来如此……你也该放心了……他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你。”福伯一手抚摸着树,一边喃喃自语。

    “还有……”年轻人拿起他一直捧着的坛子。

    “这是老爷爷的骨灰,老奶奶托我一定要把他埋在女孩的墓地上。”

    “你就把他埋在这里就行了,这整片树林都是她的墓园。”福伯说。

    年轻人在树下挖了一个洞,小心地把坛子和日记放进去,在埋起来。

    “那么, 我就此告辞了……我必须赶回去向老奶奶报告。”

    年轻人说完,对福伯微微鞠躬,就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福伯就一个人静静地拄着拐杖,坐在树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森林的雾渐渐地大了起来……福伯这时突然说了一句:“你们先走吧……我还想在坐一会儿……”

    我和小妍很有默契地转身,悄悄地走了……

    回来的路,雾很大……路上的景物和来时看来完全不同。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

    但是我看到……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另外一对情侣在这里。

    我转头想问小妍她是不是和我一样看到了,没想到小妍笑笑对我说:“不管是不是‘他们”我们都没有必要打扰他们。”
我也笑了。对啊!换作是我,相隔了那么久,我也不希望被人打扰啊!

    隔天,我随军队的列车离开了。

    小妍依照约定没有来送我,因为我知道,此时的她,正在许愿树前为我埋下一颗种子……

    一个月后,我在部队里收到一封小妍寄来的信。

    她说福伯走了……在他自己的床上。福伯走得很安详,因为当村人发现他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微笑……另外还有一件事,原来福伯在死前交过小妍一封信,交待她在他离开这个村子的时候才准打开,现在他走了……于是小妍打开信……

    这才知道,原来福伯就是当年那位娶女孩的新郎……他一直后悔当初坚持要娶女孩过门……更后悔他没有坚持留下她……所以他化身“福伯”,就是为了要守护着她,也为了能够让这个故事流传……现在他等到男孩回来了……他也应该功成身退了……他毕竟守侯了她六十年……他也累了,想休息了……

    我把整个故事在脑海中完全地串联起来。我被整个故事感动不已,不管是女孩、男孩、福伯、或是受伤的女孩。他们都是真正懂爱,而且用心去爱的人……

    信末,我看到小妍留下的一行字——

不管怎么样,答应我,不要乱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