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记忆

我是巫婆罗拉,住在深海的古堡里。

我的卫士是条黑色的蟒蛇,叫卡亚托。

我的宠物是只黑色的猫,叫欧。

我喜欢一切黑色皮肤的东西,因为它们像我一样,永远穿着黑色的衣服。

    大海深处是个阴森黑暗的城市,我的古堡没有邻居,也没有客人,水族的居民对它望而生畏 ,因为他们害怕我这个传说中的老巫婆。

    我从不出古堡,关于这些我是从水晶球里知道的,我曾经听到一个孩子,对他的小伙伴们说 :“妈妈说那个古堡里住着一个丑陋的老巫婆罗拉,会把我们变成蛇和青蛙,或者干脆把小孩子扔进锅里煮熟吃掉,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到那里去玩!”

    我听了只是微笑,事实上我只有十七岁,并且貌美如花。

    我并没有对他们作什么,只是为了安静,并用法术让古堡附近的居民把家搬远一点。

    我以为会永远安静下去,直到沙娜的到来。

    有一天,我在水晶球里看到了人鱼族最小的公主沙娜,她正在我的古堡门前徘徊。

    这是我家里的第一位客人,我让卡亚托带她进来。

    沙娜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她的大眼睛里写满不安,栗色的发梢轻轻地颤栗着,不知道她害怕的是我蒙着黑纱的脸,还是我怀里的欧。

    “罗拉,”沙娜怯生生地开口了,声音如同天籁,“你帮帮我好吗?我知道只有你能帮我。 ”

    “说吧,要我帮你什么?”和沙娜相比,我的声音沙哑而干涩。

    “我……我想拥有一双人类的腿。”沙娜看见我皱起的眉头,有急切地说“我知道你能做到 ,请不要拒绝我!”

    我的目光扫过她红色的鱼尾,它是那么美丽,我甚至嫉妒,可这个孩子居然想毁掉它!

    “我的确可以做到,但这不是游戏,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沙娜的脸泛起红晕,低着头说:“我爱上了人类的王子,我必须这样做才能让他也爱我。”

    “哪个王子?”

    “查理王子。”

    沙娜的答案让我刹那间天旋地转,就像在毫无防备中中了一箭,刺进了我的心窝!

    沙娜没有看出我的异样,还在等着我的回答。  “沙娜,我考虑一下,三天后你再来。”

    我只剩下说这句话的力气了。

    当沙娜漂亮的红色鱼尾消失在门外时,我眼前飞起无数只黑蝶。

    深夜,海里有些冷。

    我裹着毯子紧紧地抱着欧,还是不能让我从头到脚的冷颤停止下来。

    卡亚托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因为巫婆是不会生病的,只有我自己知道,寒冷的源头是我的心。

    沙娜的到来扰乱了我原本安静的心,因为她爱上了查理,一个我今生唯一爱过恨过的男孩,沙娜不惜伤害自己也要爱他,并且沙娜要我帮助她,而我明知道查理不是一个专情的男孩,我甚至每天都能在水晶球里看见他和不同的女孩在一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那段深藏的记忆,终究还是在这个不眠的夜里跳了出来。

    那一年我十三岁,是个天真快乐的女巫,妈妈常常摸着我的头发说:“我的小罗拉可真漂亮,更像是个天使。”

    那时,我是妈妈的骄傲,妈妈喜欢带着我参加各种各样的宴会,就在老查理国王的生日宴会上,我认识了查理王子。

    他的眼睛很明亮,像火焰,把我燃着了。

    和他跳了七支舞曲后,我们相爱了,我竟再也不愿意离开他的怀抱。

    再后来的日子应该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了,我们秘密约会,在海边,在森林,甚至他 的寝宫里,那时候,他在我耳边说尽了世界上所有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

    他送给我最珍贵的珍珠项链,他说:“宝贝,只有它才配得上你的高贵和纯洁。”

    我沉醉在他的爱抚里,以为自己找到了永远的归宿。

    但是,似乎爱情只有一个永远的定律:没有悲情的结局就不能称之为爱情。

    渐渐地,他的热情一点点消减了,约会的时间也一次比一次短。

    后来,我在水晶球里看到了他和另一个女孩幽会的景象。

    我的心碎了。

    最后一次会见在海边,他的眼睛依旧明亮,但我知道它们不会再为我而燃烧。

    “你不再爱我了,是吗?”我流着泪问。

    他不敢看我的眼睛,只是低着头不停绞弄自己的衣角。

     终于,这个我一直深爱和仰慕的男孩像个孩子般无助地说:“你知道的,我爸爸和所有的子民都不可能祝福王子和女巫的感情,我们……我们不会有结果的,你忘了我吧。”

    他终于说出来了,我的世界轰然坍塌!

    他残忍地剥离了我的身体,我觉得自己正鲜血淋漓地被海水浸泡,除了痛,没有别的感觉。

    我无法再承受这个世界了,无法承受妈妈伤心的泪水和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他的回忆。

    我离家出走了。

    我躲进了海里,只有海里没有他的影子,也只有在海里才能让妈妈的法力找不到我。

    四年过去了,我没有出过古堡半步,就连妈妈为了找我耗尽法力而死的那天,我都没有去见她最后一面。

    水晶球里妈妈撕心裂肺地叫喊我的名字,我面无表情,甚至没有流一滴泪,只有卡亚托和欧知道我心里巨大的悲痛。

    我没勇气去见爱我的妈妈。

    从此,我变得冷漠和不近人情,甚至一度想去杀了查理。

    但是我没有,我最终选择了在水晶球里默默地注视他,慰籍自己。

    三天后沙娜如约来了。

    沙娜已经没有了第一次见我的恐惧和拘谨,说:“罗拉,你可以帮我了吗?”

    我请沙娜告诉我她和查理的故事,沙娜精致的脸庞上有泛起了让我嫉妒的红晕。

    她说:“人鱼王国有个规定,满十七岁的公主就可以浮到海面上去看外面的世界。”

    我感叹,这时你应该还是无忧无虑的年龄啊!

     她接着说:“一个月前,我满十七岁了,于是我浮到海面上去玩,海面上有一艘很大很大的船,里面传出音乐和欢乐的笑声。”

    我失神地想,那应该是老查理国王的生日吧。

    她接着说:“正当我想游近一点看看时,船上有一个人突然掉进水里,我赶快游过去把他救到沙滩上,就是查理,他喝了酒。”

    在我的记忆里,查理应该是不喝酒的。当然,人总是会变的。

    她接着说:“查理喝醉了,他说他在找一个纯洁高贵的姑娘,像最珍贵的珍珠一样。他问我是不是那个姑娘,他还隐约叫了那个姑娘的名字……但是我没听清楚。”

    我在心里说:“是罗拉!”

    我面带微笑地听着,心却狂跳。

    她接着说:“后来他被一个姑娘带走了,他没有告诉别人我的事。再后来我们经常在海边聊天,我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他了,尽管我知道他只是因为我长得像那位高贵的姑娘,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变成人类,希望他也能爱上我。”

    我紧紧地抓住椅子,以免被沙娜看到我在颤抖,棉纱下我的泪静静地流淌。

    查理,查理。我在心里默念着他的名字。  我知道沙娜没有说谎,那局“像珍珠一样纯洁高贵的姑娘”只有我和查理知道。

    这让我不知所措,多年来累积的心墙和怨恨一下碎片纷飞,我必须承认自己还爱着他,我应验了女孩全部的坚强和脆弱。

    但是脆弱并不代表盲目,不代表我会再投进查理的怀抱享受片刻的温存,再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我知道自己再也无力承受那份累,女孩只要冷静,就是聪明。

    我把水晶球拿给沙娜看,里面查理正对着另一个女孩讲着情话。

    这本就不是我应该烦恼的事情,我让沙娜自己来选择。

    沙娜看完后倔强地选择她原来的决定,作为女孩,我忽然很心疼她,也尊重她的决定。

    “沙娜,你记住:首先,你必须用你的声音给我交换;第二,鱼尾变成腿后每走一步都会像踩在针板上巨痛,并且,如果查理没有爱上你,你就会变成海边的泡沫。”

     拿走她的声音是不想让查理知道是我帮了她,我担心这反而会对她有影响。而她所承受的巨痛是巫术定下的,我也改变不了。

    沙娜昏迷着,苍白的脸庞让人怜爱。

    她改变后的身体美妙绝伦,如果我是个男孩,我一定会爱上她。

    沙娜醒了,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声音,就用微笑来对我表示谢意。

    我帮她穿好人类的裙子,是我第一次见查理时穿的那套礼服,然后把不再会游泳的她送上水面,沙娜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

    我突然空虚起来,挥之不去的寂寞。

    那晚,我喝醉了。

    我在水晶球里看着沙娜对查理妩媚地笑,看着查理为沙娜的身体痴狂,看着查理在沙娜的耳边海誓山盟。然后把水晶球锁进箱子里,不再看它。

    我希望所有的故事都结束了。

    然而,一个月后,沙娜的五个姐姐来找我,告诉我查理明天就要结婚了,但新娘不是沙娜。

    她们不希望沙娜变成泡沫。

    沙娜失败了。

    我也失败了,我高估了她。

    我又拿出了水晶球,看见查理和他未来的妻子在一起,另一边,沙娜在忍着巨痛练习新的舞蹈,她要在查理的婚宴上为他跳最后一次。

    我无法原谅查理。

    我将五个姐姐的头发幻化成一把匕首,告诉她们:“今晚,让沙娜把它刺进查理的胸膛,沙娜就不会变成泡沫。”

    水晶球里,沙娜轻轻抚摩者身边熟睡着的查理,满眼的爱怜与不舍。

    太阳升起来了,沙娜最后看了查理一眼,纵身跳进大海,化成白色的泡沫。

    婚礼进行曲骤然响起……

    我把水晶球砸碎了,尽管它曾经让我看到阳光、鲜花、小鸟和鲜活的孩子们,让我知道自己还活着,但是我再也不想从里面看见悲伤的故事。

后来我没有再听到关于查理的故事,我每天都在祝福着,祝福查理、沙娜,和我自己:孤单得人和爱着的人都应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