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鹄

    梦湖很美,美得就和梦境一样,迷蒙的白白的雾气笼罩在它的四周围,形成了乳白色调的屏障。湖边有矮矮的小草,草上滚动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周围那么迷蒙,梦湖的湖水却是清澈透明的,飘浮着让风吹落的小花瓣,倒映着湖边的石头。这里仿佛就是一个精灵生活的世界般那么虚幻……

    我也是梦湖边的一个小精灵,住在最漂亮的那朵花儿里面,每天都会飞来飞去,找小鸟巴美聊天,偶尔会飞到梦湖中央,从这一片花瓣跳到那一片花瓣上,看看湖水里倒影的自己,有时候我还会调皮的爬到梦湖边的大石头上,竖起耳朵听着风妈妈在讲述着遥远的有趣的故事……

    几千年前梦湖就很美,曾经有一段时期一直毫无原因的结着厚厚的冰,后来又不知怎么的融化了,之后梦湖再也没有结过冰了,四季如春。

    那时的梦湖美得很有生气、很热闹。堕入爱河的情侣们都爱到这地方来感受他们的爱情。那时有一对年轻的男女常常会在午间或者傍晚的时候来到梦湖边约会,他们深爱着对方,梦湖四周的小精灵们都一起见证了他们的爱情,生物们陪着他们一同感动,一同喜悦,一同失落……

    如果这美好的一切都持续到他们彼此生命泯灭的一天,那么一切都是美好的,至少在他们自己的心目中生命已经没有了太大的遗憾了。但是,命运总是爱和幸福的人们开开玩笑,离别也也悄悄的降临在了这对情侣中间。

    “你知道我不想离开,可是战火已经蔓延到我们的国家,我要保护我爱的你,保护我的家人,保护我出生的地方,我热爱的家乡,所以,我一定要离开”少年一脸凝重。

    “你会离开很久吗?”少女白皙的脸庞上透露的是淡淡的忧郁,离别的愁绪爬上了她的眉目之间,皱在了一起

“……”

    “虽然我不舍你,但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为了你的一生,如果遇到更好人……”少年闭上了双眼,忍受着内心的痛苦“请不要等我了,忘记我吧,我不会怪你的,是命运分开了我们,我会给你们我的祝福的”

少女挣开了被握住的双手,表情黯然下来,她走到了湖边,怔怔的:

“不,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是知道我的……”

“对不起,我没有信心是是否还能回来,我不能那么自私”

“无论如何……我会等你的,我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了”

少年走了上去,重新握住了少女的手,握得很紧。

“花鹄,如果你不是那么的脆弱,你不是那么的需要我,那我还比较放心,你现在这样子,你让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直到你回来的,回到花鹄的身边……我永远在梦湖的湖畔边等着你”

“就让这里的一切见证我们的誓言吧”

    雪无声的飘着,仿佛是天空撕破后流下的眼泪,预示了他们悲惨的结局,仿佛在说,命运啊?你何必要去令多灾多难的人们更加痛苦呢,既然没有结局,为何还要留下一个相守的誓言……


二十年后

    茫茫的雪地里明显的有一个黑色的影子,偶尔的蠕动证明了这是一个有生命的物体,要说这是一个人,也已经没有人的样子了,脸上的皮肤干干的贴着骨头,黑黑的,皱皱的,头发白白一片,也不知是雪花还是头发,胡子爬满了一脸,两个眼珠空洞的突了出来,在这样的眼睛里,已经看不出对人生的任何感受了,但是,还有一点,只是一点。

“花鹄……我……回来了,你……还在等我吗?”

他便是那时的少年,战争结束了,他终于回到了,却想不到等待他的会是一个这样的结果……

等他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梦湖结着厚厚的冰。

    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过花鹄这名字,他也没有再见到花鹄和她的家人,他不敢问,也不敢想,只是心里少了那么一部分,残缺了,仿佛是再也找不到一个完整的人生,人前他总是很平静,也从不提花鹄,仿佛少女从来没有在他的生命中存在过似的,只有在夜深的时候,他总是对着星空思念她,想到了她温柔的话语,还有那双温暖柔软的小手,那头长长的纠缠人心的黑发。他的心就在落泪

    “怎么可以,不等我,不是说好了吗……怎么能让我回来了却见不到你呢?花鹄,即使你爱上了别人,至少要让我知道呀!”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变老了,虽然少女没有遵守诺言,但是少年依然没有把她忘记,他再也没有爱上别人,就这么孤独的生活着,直到熟悉的人都离开了他,村子里只剩下年轻的面孔。

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快到尽头了,忍不住,还是在一个晚上来到了梦湖边,苍老的他缓慢的扶着石头蹲在湖边哭泣着。

“花鹄……”

    当他的眼泪落到湖里时,湖心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从厚厚的冰块的缝隙中透了出来,冰块逐渐融化了,一个身影浮在了水面上,是依旧美丽的少女。

“花鹄”

    故事到了结尾了,原来少女并没有失信,少年走后的5年,少女的家人准备把她嫁给同村的一户人家,少女百般反抗都不能打消家人的决定,在失望之际投身跃入了梦湖,湖水立刻结成了冰,保存住少女的尸体,等待着心上人的归来。

之后一切都消失了,梦湖从此没有结过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