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那一年, 我似乎特别的不顺心。

一个人在黑暗中,孤独和悲伤, 没有人跟我说话,也没有人听我说话。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就这样死了,是不是······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会有人为我举行葬礼,为我哭泣吗?

这个时候,有了一点点的变化,那一夜,有人打电话来。

“喂?”我努力地装出快乐的声音。

“······ ”电话那一头停了好久,然后迟疑地有了一点点声音,我甚至可以想象出来那是怎样的一个柔柔怯怯的女孩子,“我······我不认识你,可是······”她又停了好一会儿,“我······我······我可以跟你说话吗?”

她又轻轻地加上一句保证:“我不会说很久的,······我······我不太说话的。”

我当然可以,因为我知道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没有人依靠你,自然你也无法依靠任何人。没有朋友,可悲的是,连敌人也没有。快乐也好,悲伤也罢,不会有人关心。就象――

处于绝对的真空中,令人窒息。

“好的,”我很快地回答她,居然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我也好想听人说说话。”

显然这句话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她的声音听上去很喜悦:“谢谢你······ ”又脆又柔的声线就象风中飘过的铃,好象风再大一点就会碎掉,“我······我的身体一起都不太好······妈妈爸爸很辛苦······他们没空跟我说话······我的病很重,我知道的······可是我还是想要活下去······”

我想那一定是个披着柔柔长发的女孩,她一定有着天使一样温柔的脸,一定有一副钢铁一样坚强的眼睛。

“你知道吗?可以走路真好······我以前也可以走路的,也可以跑,也可以跳······以前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

我现在也依然那么觉得,我甚至曾经祈祷过,让我失去手,失去脚,失去什么都无所谓,只求能够换来一个可以依靠,可以软弱的有父母的家。

“我······我很想哭······”她的声音有一点哽咽,“可是······大脑里的瘤已经压迫到那神经了······我哭不出眼泪了······”

可是我还能,我从来不知道流泪的感觉能那么好。

“······我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她喘了口气,“我的 手还能动······可是头没法转了······我就胡乱拨了一个号码······我试过几个号码了······他们挂了我的电话······可是你听我说了这么多话······你······你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我忍不住无声地哭泣,我并不是天生软弱的人,只是觉得天意不公正!天意不公正!

我压抑着自己,对她说:“或者,你可以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以后每天这个时候,我就打电话听你说话,好不好?”

她的声音里有好多好多的惊喜:“你······你真是一个好人······我知道······你一定是一个最好最好的人······”

我说:“我不是医生,可是,你知道,我相信奇迹······”

那个女孩子小小的声音:“我不知道奇迹······可是我知道你不会骗我的······因为你是一个好人······”

挂上电话,我忍不住哭泣。奇迹!我从不相信奇迹,在我大大小小所有的梦想幻灭以后,我早已不相信神灵。然而此时此刻,我又多么希望那种神秘的力量能够听到祈祷的声音。

第二天晚上,我打电话过去,是一个成年女子接的电话,一刹那,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因为我甚至没有问那个女孩子的名字。

而对方却猜测地说:“你是不是昨天跟卫儿通电话的那个人?”

我应了一声,问:“她睡了吗?”

对方抽泣的声音:“她睡了,她不会再痛苦了。”

我乍的一惊,那位悲伤的母亲开始哭泣:“那个孩子命苦,治不了的病······连走的时候也痛苦······也许不应该生她来受苦的······也许应该早点放弃,让她免受那么多苦······可是,我······我一心巴望着她能留在身边啊······就算是痛苦······也许会有奇迹啊!其实本来就应该早点放弃的!!可是她一直笑·····一直笑·····”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希望一个人得到幸福的时候,自己却偏偏是幸福的最大障碍。结果,令人不幸福的,正是你希望对方幸福的那种努力。

“喂?喂?”对方努力忍泪的声音,“这位小姐,你一定得把你的电话号码留给我们, 卫儿说――

‘那个大姐姐也很悲伤,她一定也很寂寞,我知道,我觉得她一直在哭,可是没有人听到。妈妈,如果我不在了,请你跟她通通电话,她一定也没有要跟他说话的那个人,她一定也没有办法哭,说不定也生病了。’

这位小姐,我们卫儿······ ”

我挂上电话,第一次打开寓所的窗,冬天的空气很冷酷,可是月亮居然给我很温柔的目光,一定是那个死去的孩子回到月亮的上面去了,所以生了病的月亮的光也能给人温暖的感觉。

从未见过的那个人,以后也永远没有可能再见到的那个人,为什么可以看到她在天空中对我微微地笑,以至于我也学习着开始smile